article-img

INSIGHT

不止是友善的臉龐:訪船人員在支持海員方面的重要作用 / A friendly face and more: the crucial role of ship visitors in supporting our seafarers (TradChinese)

在南安普頓港,汽車運輸船MV Morning Christina正在裝載一批路虎攬勝汽車。當我們跟隨Charles走上該船的裝車跳板,並在安保位置與海員互致問候時,我們並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們受Stella Maris慈善機構之邀去到那裡,深入瞭解這家訪船慈善機構的工作,並登上成千上萬艘運送貨物進出英國港口的船舶中的一艘,一睹船上生活。

Charles是Stella Maris慈善機構的一名牧師。該機構於100多年前在蘇格蘭格拉斯哥創建,目前已經在全球54個國家的328個港口擁有近1000名牧師和志工。這家慈善機構的龐大船舶訪問規模令人歎為觀止,也是該機構的志工辛勤工作的證明。在新冠疫情前,Stella Maris的志工共完成約7萬次訪船,僅英國一地就達8,000次。

Stella Maris是眾多海事慈善機構中的一員。其他總部位於英國的主要慈善機構還包括The Mission to Seafarers、Sailors Society以及Seafarers UK。這些機構為海員提供支援、教牧關懷,訪船人員還會為海員提供復活節彩蛋等象徵性禮品。正當我們將要訪問第二艘汽車運輸船時,我們碰巧遇到了正在離船的Mission to Seafarers的訪船人員,因此我們將禮品留在了安保位置,以免再次打擾海員的工作。  

很多訪船慈善機構都有宗教信仰。這可能看起來與我們所處的日益世俗化的世界有些格格不入。儘管他們所做的很多工作屬於教牧工作,但是信仰對於很多海員,特別是菲律賓海員,具有極其重要的作用,而菲律賓海員在全球150萬名海員中約占25%。與巧克力餅乾和巧克力棒相比,菲律賓海員對於念珠和禱告卡更感興趣,這無疑是菲律賓文化的一種體現。除這些慰問品外,海員還心懷感激地接受了手工編織的羊毛帽子,這些帽子將為他們即將穿越北海的航程帶來溫暖。但是,海員最感興趣的物品可能是訪船人員(按成本價)出售的SIM卡。海員可以使用這些SIM卡,與遠在菲律賓的家人和朋友聯繫。  

當天,Charles和他的牧師同事Gregory還向我們介紹了他們除了訪問船舶外從事的其他工作,以及他們在不同船舶上看到的天差地別的生活條件。

儘管新冠疫情造成了一系列具體問題,海員被遺棄的現象仍然時有發生。海員可能連續數月滯留船上,而無法獲得工資和物資甚至是淡水供應,還會擔心要冒著可能影響他們索要工資的風險離船。慈善機構經常會介入,並提供基本保障。但是,這些慈善機構為遠離家鄉的被遺棄海員提供的幫助遠不止於此,還包括安排海員觀看電影,打保齡球,去酒吧午餐,以及拜訪教堂、清真寺和寺廟。其他問題通常涉及醫療——我們得知曾有一名疑似頭部受傷的海員被送往南安普頓醫院,而在他的船舶先行離港後,Stella Maris幫助遣返這名海員回國。  

 

Neil Henderson在向一名海員介紹海員醫療指南應用程式

 

據我們瞭解,船上的生活條件可能存在天壤之別。Charles提到,他最近訪問的一艘新建挪威籍油輪感覺就像一座非常智慧的酒店,而一些又小又老舊的油輪上的住艙區域可能非常狹窄擁擠,而且在自然光線很差的情況下還常常塗刷了深色油漆。我們知道,海員福利的另一重要方面是船上提供的餐食:我們訪問的菲律賓海員都表示餐食不錯;我們還聽說有些船舶的高級海員和普通海員可以享用不同廚師根據其民族偏好製作的相應餐食。但是,我們也聽說另一艘船上的東歐廚師只提供土豆,而拒絕為菲律賓海員煮米飯。

我們還聽說現代船舶高效運營造成的後果,有些港口不願讓海員下地度過一些時間。這意味著實體店購物已經被在亞馬遜網站提前下單訂購所取代;線上訂購的商品會快遞至Stella Maris辦公室,然後在訪船期間轉交給海員。訂購的商品可能包括衣服或必需品,但也可能是海員經常感覺有必要為家人和朋友購買的禮物或紀念品。

我們從與Stella Maris交流中學到了什麼?

海員對禱告卡(其中包含一位著名菲律賓聖徒的形象)和SIM卡的熱衷,有力地提醒著我們海員在9個月合約期內遠離家鄉的處境,而羊毛帽子的受歡迎則反映了海員並沒有為更寒冷的天氣做好準備。

更好的餐食和更智慧的住艙條件幾乎一定能夠為海員的工作環境帶來改善,而互聯網使用則更有可能是一把雙刃劍。與朋友和家人直接聯繫固然可以為海員提供慰藉,但是如果海員獲悉家中發生的問題,卻因為天各一方而無法提供幫助,這可能給海員造成無助感。互聯網還可能導致海員花費更多時間獨自上網,減少與同事的溝通交流或對公共活動的參與,從而可能削弱海員的集體歸屬感,並最終產生孤獨感。

我們瞭解到,船東對待其海員的方式可謂天差地別,而且很多船東需要採取更多措施,改善受託為其管理數百萬美元資產的海員的工作生活條件。在海員整體或個別海員有需要時,不應該留待由慈善機構來提供基本援助。

岸上人員可以為海員提供哪些支援?

保賠協會可以根據被遺棄海員的需要,提供《海事勞工公約》要求的證明。如果船東遺棄Gard承保船舶上的海員,我們有義務直接介入並提供經濟援助。在這些情況下,Gard將會積極協助海員,確保他們在船上的必要物資供應,能夠被遣返回國,並能獲得最多四個月的欠付工資。

我們還能為海員提供更多支持——我們可以在與航運業各方的日常交往中,為海員爭取合理待遇和正當權利。我們可以鼓勵船東、租家和船舶管理人在對待海員時給予同情關懷;我們可以敦促政府公平對待海員,並在發生問題時尊重海員的合法權利。我們可以支援海員慈善機構的籌款活動,支援他們繼續從事有意義的工作,直至變革的發生。也許,如果有機會見到他們,我們還可以感謝他們為我們所有人所做的工作。

為海員提供的其他資源

“海員醫療指南”是面向所有海員的免費應用程式。該數位指南採用基於症狀的方法,提供通俗易懂的醫療資訊。點擊此處,瞭解更多資訊和下載使用說明。

上文圖片由Stella Maris提供。

 

 

 

作者:Helena Biggs

高級律師,倫敦

 

作者Neil Henderson

高級行業聯絡主管倫敦

Most read:

Insight articles

Loss prevention material

Member circul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