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Gard首席風險官Torunn Biller White接受高級律師Wan Jing Tan採訪,就烏克蘭危機以及這場危機對Gard及其會員和客戶造成的影響進行了探討。這場討論涵蓋危機對海員福祉產生的極端影響,全球商品市場所受到的衝擊以及制裁造成的經濟後果,內容十分豐富。其間,Torunn還談及本行業面臨的諸多挑戰,同時對受到這場危機影響至深的人們表示深切的同情。

問:Gard是一家為全球眾多船東和租船人提供多種保險服務的保險機構。身為Gard的首席風險官,您能夠高屋建瓴地為我們介紹烏克蘭危機對Gard和會員產生的影響。在全面深入探討之前,我很想聽聽您對於危機的發生有什麼想法。

我想2月24日那天我們大多數人都感到意外。當然,先前各種預警信號一直都有——日益緊張的地緣政治局勢,咄咄逼人的喊話,更不用說有大量情報表明俄方入侵在即。但與此同時,我們很多人都認為戰爭不會真的發生。局勢不會真的發展到這一步。歐洲戰爭——似乎只是一種妄想。

但是最終,我們目睹一切成真。50多天后,烏克蘭大部分地區遭受戰爭蹂躪,數千人喪生,數百萬人成為難民。我們正在目睹一場人道主義危機,跟大多數戰爭和衝突一樣,這次危機也對貿易、航運業及全球經濟產生了廣泛的影響。

問:自20222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全球經濟確實受到了很大影響。在您和Gard看來,本次危機引起的、頗為相關的全球性問題和後果有哪些?

烏克蘭戰爭引發了越來越多的地緣政治反應。歐盟做出了堅決的回應,發出了基本統一的聲音。北約正在沿俄羅斯邊境部署軍事力量,而外交努力和雙邊對話幾乎處於停滯狀態。

這場戰爭顯然也對全球貿易產生了重大影響。由於俄羅斯和烏克蘭是全球兩大農產品(特別是小麥、玉米和葵花籽油)生產國,因此這場戰爭給全球糧食供應帶來了嚴重衝擊。以下資料可以說明一切:世界上大約30%的小麥出口自烏克蘭和俄羅斯。埃及、土耳其、孟加拉、伊朗等50個左右的國家有超過50%的糧食需從俄羅斯和烏克蘭進口。俄羅斯和白俄羅斯兩國是世界重要的肥料出口國。這些資料令人驚愕。戰爭導致物價飛漲,專家警告稱,全球“糧食危機”可能即將爆發。供應中斷和價格上漲可能進一步破壞全球糧食市場並威脅社會穩定。

與此同時,戰爭引發了能源價格上漲。俄羅斯是石油和天然氣的主要供應國,尤其是對於歐洲而言,這是一個兩難的困境——歐盟有接近30%的石油、40%的天然氣和45%的煤炭需從俄羅斯進口。在美國的支持下,歐盟正在盡其所能地減少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美國已全面禁止進口俄羅斯石油、液化天然氣和煤炭,而歐盟承諾從天然氣開始,在2030年以前完全脫離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

整體而言,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全面通脹。戰爭發生前,通貨膨脹就已經走高,但是戰前推高價格的許多因素現在正在加劇——幾乎就像“一場完美風暴”。同時值得牢記的是,這一切都疊加於另一場重大危機——新冠全球大流行之上。供應鏈早已嚴重承壓,各國政府也已經投入大量資金,用於新冠疫情後的恢復,因此在此之外,應對戰爭影響方面財政能力有限。這場戰爭可以說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我們以為正從一場危機中開始恢復之際,很快又陷入了另一場新的危機。

問:這次的打擊真的很大。正當世界有望學會如何應對新冠疫情時,又出其不意地吃了一記“弧線球”。全球肥料、糧食和能源市場所受到的突然一擊,加上通脹加劇,目前已經對航運和海運業產生了影響。您認為航運和海運業面臨哪些挑戰和影響?

首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經對在該地區及黑海和亞速夫海營運的船舶和公司產生了一些非常直接的影響。我們瞭解到有船舶被困,海員身陷戰火,並由此發生人員傷亡。

目前有200多艘船舶被困烏克蘭,其中約80艘懸掛外國船旗。一些船舶身陷馬里烏波爾和米科萊夫城外的交戰中;據報導,有一艘貨船遭俄羅斯炮彈襲擊後,在馬里烏波爾港外沉沒。雖然許多海員得以撤離,但仍有海員被困,無法逃脫戰火。目前,在開闢海上通道讓海員撤離方面,進展甚微。

總體而言,衝突還對船員供給情況有更廣泛的衝擊,並伴有多方面的影響。全球海員有15%來自俄羅斯或烏克蘭,因此戰爭對海運業勞動力人數有直接的影響。這些海員訓練有素而且通常是專業性強的海員,無法在一夜之間找到替代人選。

我們已經在面對一些直接涉及海員的挑戰。烏克蘭海員的遣返無疑會很困難,要知道他們中的許多人會被要求參戰。一些船員積極要求遣返,而另一些船員考慮到返回該地區的相關風險,則希望對合同進行展期。鑒於這種情況,國際保賠集團起草了合同附錄,為希望變更合同的船東和船員提供幫助。

由於制裁規定不斷變化,向烏克蘭和俄羅斯海員支付薪水也變得困難。Gard正在密切注意這些新的制裁規定,因為相關的限制措施同樣也適用於Gard的理賠款支付。

我們目睹過俄羅斯官員在港口開展“船員談話”;還有報告稱,在俄羅斯船員和烏克蘭船員並肩工作的船上出現了有挑戰性的局面,由於戰爭,船上出現了真切的劍拔弩張或衝突。這種局面著實不容易掌控。

而且,這些都發生在原已嚴峻的形勢之下。世界各地的海員已經承受著新冠疫情的影響,由於旅行限制,許多海員困在船上,遠遠超過其原定合同期限,而無法獲得遣返。

問:感謝您就海員,特別是烏克蘭海員面臨的挑戰和困難闡述見解。承受戰爭傷害的永遠是普通人。鑒於Gard保險類別和範圍廣泛,Gard認為這場衝突還會帶來什麼其他的索賠和附帶效應?

之前提到的一些因素,不論是主要的全球風險還是海上風險,當然也都會對海上保險產生影響。例如,船員和海員壓力增大可能導致安全問題和人員傷亡風險上升。我們都知道疲勞、壓力和精神痛苦都會對運營和安全產生直接影響,因此考慮到新冠疫情的長期影響以及海員持續承壓,這無疑是我們所關注的問題。

由於船舶被困在烏克蘭,運往烏克蘭的貨物未達目的地就不得不卸貨,或者運往俄羅斯的貨物因為制裁或船員配員等問題而發生運輸遲延/中斷,因而我們也看到一些與貨物有關的難題和保險方面的影響。

此外,由於商品價格上漲,索賠費用也可能增加。因此舉例而言,當鋼材價格走高時,當然會直接影響修理成本。

除此之外,石油、天然氣和鋼鐵等對海運業至關重要的各種資源也都在漲價。燃油價格上漲,供應鏈中斷、船員壓力巨大。所有這些都表明形勢非常嚴峻。

問:謝謝您,Torunn。考慮到整個行業現在所面臨的嚴峻形勢,您是否能夠告訴我們的會員和客戶,Gard會受到怎樣的影響?Gard將如何應對這些新的挑戰?

首先,Gard在烏克蘭或俄羅斯沒有自有業務,戰爭爆發時我們接觸的俄羅斯實體也有限。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在運營方面風險還算可控。但是,正如其他保賠保險人一樣,我們緊接著就收到了來自會員和客戶的海量提問和關切。他們擔心如何處理在該地區營運的船舶和工作的船員,保險承保什麼項目,不承保什麼項目,戰爭險的承保範圍,等等。

那麼我們又是如何應對呢?從海上保險角度而言,最緊迫的風險,或者說必然具有潛在嚴重後果的風險與制裁相關,因此我們的內部制裁小組迅速行動起來,確保Gard作為一家保險公司,其經營活動遵守適用的制裁法規。在入侵發生後不到30個小時,我們對我們面臨的風險和潛在後果進行了書面評估,包括繪製風險地圖和預設可能的場景。第一周裡,我們每天在集團領導層中通報最新情況,之後,我們持續定期向我們的組織——以及我們的會員、客戶和監管機構——通報最新情況。我們正在嚴密監控局勢,同時也在跟蹤船舶動態,以便我們向在該地區營運的船舶提供相關意見和指引。

問:我認同目前大家可能都非常擔憂制裁問題,在制裁方面過關並非易事。Gard作為受全球各種合規法規約束的海上保險人,如何應對不斷變化的制裁制度?

制裁措施一直在快速發展變化,讓局勢動盪而多變,而我們也不得不加以應對。簡單來說,實施的制裁可以分成三大類:

  • 地理制裁
  • 行業制裁,以及
  • 將個人/實體列入黑名單。

目前美國、歐盟和英國政府已實施上述所有種類的制裁,以應對俄羅斯的侵略。

英國已禁止俄羅斯船舶進入其水域。美國也已提出對海運業的制裁措施,但是目前尚不清楚制裁的具體要求。

現在,就連新加坡也罕見地對俄羅斯實施單邊制裁,包括對四家俄羅斯銀行實施制裁,對銀行、保險公司和金融機構在頓內次克和盧漢斯克可以開展業務的行業施加行業限制,以及禁止向俄羅斯轉運可以用作武器的貨物。

儘管制裁機制廣泛而複雜,但鮮有不合規的情況出現,事實上很大程度上情況恰恰相反,即投資者為了保住聲譽從俄羅斯公司撤資,並在此驅使下出現了自我制裁措施加碼的情況。

總而言之,從海上保險的角度來看——目前的局勢充滿挑戰,我們與所有人一樣,對可能產生的長期影響憂心忡忡。

Gard目前正在密切關注烏克蘭的事態發展及對該地區航運活動的影響。我們在烏克蘭和俄羅斯的通訊代理及其他服務供應商會不時向我們通報最新情況。在此期間,我們的工作重心一直在於協助我們的會員和客戶,並幫助化解船員和船東現在所面臨的難題,不論是通過我們的網站提供指導和建議,還是與我們的會員和客戶對話,或是通過我們提供的實實在在的保險保障。

問:從制裁情況及國際上反對俄羅斯的反應來看,之後制裁範圍可能會更加廣泛。現在已經開始出現不良後果了。這對我們的會員意味著什麼,Gard會如何協助我們的會員應對現有的各種制度?

對於Gard的會員和客戶而言,這意味著要對涉及俄羅斯或俄羅斯利益的任何航程進行極端嚴苛的審查,以確保不違反貿易限制或出口管制措施。

此外,由於有針對俄羅斯金融業的制裁,目前支付或提供與俄羅斯相關的款項或擔保極為艱難。對於參與或簽發具有潛在制裁風險的交易或銀行擔保,大多數銀行有嚴格的合規政策和較低的風險偏好。一些銀行甚至拒絕向非受制裁實體付款,可見在銀行業內,顯然也存在一些自我制裁的做法。

你說的沒錯,後面還會有更多制裁措施。我們已經開始討論這一問題了。歐盟成員國本周已開始就擬議的俄羅斯煤炭進口禁令進行磋商,以納入新的布魯塞爾一攬子制裁框架,其中包括禁止與四家銀行開展交易及切斷運輸鏈。還有提議主張對俄羅斯船舶關閉歐盟港口,並禁止俄羅斯和白俄羅斯的公路運輸經營者進入該地區。

另一方面,俄羅斯通過禁止向包括美國和歐盟在內的多個國家出口200多種產品,實施了反制裁。

正如Gard的會員/客戶需要在進行貿易時掌控其合同鏈一樣,Gard作為保險人也需要掌控自己的業務組合,並且我們要遵守所有相關制裁規定。

問:Torunn,最後再問您一個問題。作為首席風險官,您當然要考慮和權衡潛在的結果並審查風險,不論是現在的還是即將出現的。如您之前所說,能源和糧食安全已成為大問題。各國自然要尋找替代方案。

26屆氣候變化大會後,各國和業界正致力於實現幾項脫碳目標。在能源安全方面,鑒於這場危機帶來的不確定性,我們是否能看到可再生能源使用方面的加速發展?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歐洲正試圖構築能源安全。烏克蘭危機能否推動可再生能源的發展?還是會因為可再生能源價格不斷上升,引發倒退,導致煤炭廠開足馬力,連關閉的工廠也重新開工?

目前,儘管全球脫碳已列入議程,但後一種猜想似乎是有可能的,當然這是說在短期內可能會發生。

取代俄羅斯天然氣看起來任務艱巨,而且代價巨大。即使有機會加快發展太陽能、風能、核能等可再生能源,也需要數年時間才會有顯著的效果。

短期而言,預計歐洲的液化天然氣進口量將會增長。美國總統喬·拜登和歐盟委員會主席烏蘇拉·馮德萊恩最近簽署了一項協議,約定美國將增加對歐盟的液化天然氣供應量,雙方還約定共同努力加快可再生能源的供應。

為減少對俄羅斯的依賴,我們將可能看到更多這樣的承諾——承諾更加重視可再生能源——但同時,在迫不得已時,我們也預見到會更偏向實用主義,比如說到煤炭的作用時。因此,兩相比較,總體而言,前景仍不明朗,很難預測會有怎樣的長期影響。

最大的不確定性與戰爭本身(戰爭的持續時間、可能的升級,以及加強的反制措施是否會導致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對歐洲出口的全面停止)有關。

我們也許可以期待,任何倒退只是短期的現象,從長遠來說,這場危機將成為催化劑,讓大家明白世界需要加快發展可再生能源,減少對化石燃料的依賴。

問:Torunn,非常感謝您抽出寶貴時間,就這一話題展開非常有趣的討論。您今天有什麼結語,來總結本次訪談嗎?

當前,我們面臨的局勢錯綜複雜,瞬息萬變。俄烏衝突給全球經濟、航運業和人們的生活帶來了巨大的衝擊和破壞。我們只能希望交戰儘快停止,烏克蘭人民——和國際社會——能開始朝著恢復和正常化的方向前進。我們自始至終對所有受到這場衝突影響的人們表示深切的同情。

 

Torunn Biller-White近期於202247日參加了Gard聯合新加坡海事周(Singapore Maritime Week)舉辦的、主題為烏克蘭危機問題的租船人和貿易商網路研討會。與她一起參加的還有租船人和貿易商核保事務副總裁Terri Jay、抗辯險及租船人和貿易商理賠事務高級律師Malene Wang。在Torunn的開場發言後,租船人和貿易商理賠事務副總裁Craig Johnson主持了異常熱烈的小組討論。網路研討會的錄音可以點擊此處播放。

 

作者:Torunn Biller White

首席風險官

作者:Wan Jing Tan

高級律師,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