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由於烏克蘭戰爭,我們的抗辯險律師團隊接到了大量諮詢。一些船東和經營人目前有船停留於或正在開往烏克蘭或俄羅斯港口,而另一些船東和經營人則擔心未來他們是否還負有前往俄羅斯港口的合同義務。

本文中,我們概括了一些主要與抗辯險問題相關的常見問題。雖然許多問題取決於具體情況,但我們可以提供一些總體指引,之後根據事情進展,將對該等指引予以補充。以下回答均以“租船合同適用英國法”為前提。如果租船合同適用其他法律制度,回答可能有所不同。

 

安全問題

The Eastern City案對“不安全”所作的經典定義既適用于航次租船合同(下稱“程租合同”)也適用于定期租船合同(下稱“期租合同”),但不安全的後果有所不同。

Icon quote
“對於特定船舶而言,除非相關期間,某一港口是能夠到達、使用並從其返回的,且不會面臨即使運用良好駕駛和船藝也無法避免的危險(遭遇非正常事件的除外),否則港口即為不安全港口...” 

 

1.如果租船合同中有安全港口保證,可以拒絕前往烏克蘭港口的指令麼?

  • 在拒絕之前,應該根據您的具體情況諮詢意見,但回答有可能是肯定的。自2月24日以來,與烏克蘭毗鄰的黑海西北海域已對所有船舶關閉。俄羅斯黑海艦隊正在對烏克蘭實施海上封鎖。禁航區附近的商船接到俄羅斯海軍艦隊通過甚高頻發佈的警告,稱由於俄羅斯海軍正在進行“反恐行動”,因此烏克蘭附近及境內水域禁航,所有進入該區域的船舶將被視為恐怖分子。對於大多數船舶而言,烏克蘭港口會被認為不再安全,在船舶被指令前往烏克蘭港口的情況下(這種情況不大可能發生),可以拒絕服從該等指令。

2如果租船合同中有安全港口保證,可以拒絕服從前往俄羅斯港口的指令麼?

  • 俄羅斯港口對於烏克蘭船員而言可能不安全。我們接到報告稱,一些烏克蘭船員被帶下船,並被問及其政治信仰;我們獲悉有一名烏克蘭船員沒有被送回船上。目前,相關事實還非常不清楚,因此如果根據這一情況,還是應當小心。船東可能有責任更換烏克蘭船員,而不是拒絕服從指令。
  • 目前俄羅斯港口並非對所有船舶都不安全。鑒於俄羅斯在歐洲的船舶和資產被扣押,以及對俄羅斯制裁升級,而這被俄羅斯認為類似於宣戰,因此形勢可能很快會有變化,未來北約國家的船舶和船員可能面臨風險。

3如果租船合同中沒有明示的安全港口保證,可能有默示保證麼?

  • 默示保證可能存在,但認定默示保證相當困難。在規定有寬泛的航行限制的期租合同中,很有可能有默示保證,但在規定有指定港口的程租合同或航次期租合同中,不會有默示保證。在認定租船合同中有默示安全港口保證前,請諮詢您的理賠專員。

4如果租船合同中沒有明示或默示的安全港口保證怎麼辦?   

  • 可能還有其他條款可以讓您拒絕停靠俄羅斯或烏克蘭港口,請參閱下文關於戰爭險條款的評述。    

5如果港口變得不安全,船東可以要求更改指令麼?

  • 如果是期租合同,回答是肯定的,如果是程租合同,回答則是否定的。如果是期租合同,租船人必須更改指令。
  • 在程租合同的情況下,不存在自動重新指定權,但在大多數情況下,雙方可以達成協議解除租船合同。
  • 沒有達成協議的,船舶將不得不在港外等候,直至租船合同受挫(見下文)。這不是務實的解決方案,因此應該通過協商找到解決方案。

合同受挫

在種種情境下,會出現租船合同是否受挫(即租船合同無法履行或其主要目的有根本性變化)的問題。在英國法下很難證明受挫,因此通過協商終止租船合同總是好過援引受挫。此外,基於損失由受損方自行承擔的原則,受挫的結果對任何一方來說可能都不理想。付款方可以收回為合同終止時尚未提供的服務預付的款項,但法院可以命令從中扣除已發生的費用。

6被困在烏克蘭的船舶的租船合同是否受挫? 

  • 期租合同不太可能受挫,租金應繼續支付直至租船合同由於超常規延誤而受挫為止,這可能意味著數周或數月的延誤。 
  • 程租合同更有可能受挫,但對於船東而言沒有實際區別,因為船東無法因延誤而索賠延滯損失(detention),而船東獲取運費的最好機會可能就是等待事件結束。

7前往烏克蘭或俄羅斯港口的船舶的租船合同是否受挫? 

  • 前往烏克蘭的程租合同和航次期租合同可能由於船舶無法抵達烏克蘭而受挫,但如果租船合同中就港口而言,包含“或船舶可能安全抵達的附近地點”這一規定,則受挫的可能性較小。期租合同不會受挫,因為船東可以要求給予替代指令,而租船人有義務給予船東該等指令。
  • 俄羅斯港口仍可以抵達,而且就目前情況而言,除對於有烏克蘭船員在船的船舶,俄羅斯港口可能會不安全外(而船員可以更換),俄羅斯港口並非不安全。目前程租合同和期租合同都不太可能受挫。

8前往英國港口的俄羅斯船舶的租船合同是否受挫? 

  • 英國已禁止任何與俄羅斯相關的人擁有或經營的任何船舶進入英國港口。歐盟港口正提議實施類似限制措施。在這種情況下,由於禁令的結束日期不確定,前往英國港口的該等船舶的程租合同和航次期租合同有可能會受挫。
  • 該等船舶的期租合同目前不太可能受挫,但如果在該等船舶的航行區域內針對俄羅斯船舶的禁令變得更為普遍,情況可能發生變化。
  • 務實的解決方案:應該通過協商,找到解決方案。

合同條款:戰爭險、解約等

關於戰爭風險的分配問題,已存有多款合同條款。該等條款可由雙方根據個案協商確定,或者雙方可以選擇使用標準行業條款,比如波羅的海國際航運公會(BIMCO)戰爭相關條款。這些條款不盡相同,但我們考慮了一些會員諮詢的常見條款,具體如下。

9如果租船合同有條款規定在英國、美國、法國、俄羅斯、中國(被稱為“五大國”)之間發生戰爭時可以解約,船東可以解約麼?   

  • 不可以——因為目前在這些國家中的任意兩國之間並未發生戰爭。

10如果上述國家名單中有烏克蘭,船東可以解約麼?  

  • 可以——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發生了戰爭。

11船東可以援引CONWARTIME 2013期租合同戰爭風險條款,拒絕服從期租人下達的、前往黑海俄羅斯港口的航次指令麼? 

  • 儘管船東顯然可以以面臨“戰爭風險”為由,拒絕服從前往烏克蘭港口的指令,但就俄羅斯港口而言,回答並不顯而易見。船上有烏克蘭船員可能會讓船舶面臨條款定義的戰爭風險,但這是一個有待在關鍵時刻根據預定停靠港的情況予以確定的事實問題。此外,條款賦予船東明確的航行自由,如果擔心船員安全,可以在替代港口停靠,更換船員。

12 誰有責任支付因停靠黑海俄羅斯港口而大幅增加的額外戰爭險保費(AWRP)? 

  • 如果停靠該等港口被認為涉及通過CONWARTIME 2013條款定義的戰爭風險地區,且該條款被納入租船合同,則租船人應承擔額外戰爭險保費。VOYWAR 2013條款同樣如此。

延誤

船舶目前被困在烏克蘭。雖然船舶目前並未滯留在俄羅斯,但有可能船舶會進入黑海俄羅斯港口裝貨,之後被阻止離開。誰承擔責任,承擔什麼樣的責任?

13 如果船舶訂有期租合同,滯留期間船舶仍未停租麼?

  • 回答是肯定的。租船合同中有明確的條款另有規定的除外。船舶仍由租船人使用,並且在各方面具有充分效率(租船合同中如有任何不可抗力規定,該等規定應予適用)。

14 如果船舶訂有程租合同,船東能索賠完成航次的時間損失/延誤麼? 

  • 貨物作業期間,裝卸時間和滯期費照常計算,但可以援引特別裝卸期間或滯期費例外條款的除外。一旦完成貨物裝卸作業,且船方文件被交還,船東將只能以延滯損失(detention)的形式向租船人提出延誤索賠。但是,要主張該索賠,租船人必須是違反了租船合同,而如果延誤不是由任何一方的過錯導致的,租船人就不構成違反租船合同。

15 如果貨物作業發生延誤,ASBATANVOY例外條款是否中斷裝卸期間或滯期費的計算?

  • 回答是否定的。除特別提及外,一般例外條款不適用於裝卸期間和滯期費的計算。

不可抗力

在英國法下,沒有“不可抗力”的普通法概念,因此不可抗力條款的適用和效力完全取決於條款的規定,同時必須注意準確理解和遵守該條款。如果沒有該條款,任何一方無權援引該原則,由此他們可能不得不回到英國法的受挫原則,而出於上面討論的原因,該原則眾所周知很難成功主張。

16 如果會員在租船合同中規定了不可抗力條款,船東和租船人的義務是否中止?

  • 一切取決於條款的措辭,措辭必須經過非常認真地考慮。最近發佈的BIMCO 2022年不可抗力條款就是這類條款的良好示例。該條款被設計用於各類不同的合同,可用于期租合同或程租合同,但在程租合同中更為常見。該條款將 “實際、威脅或報告的戰爭、戰爭行為” 和“類似戰爭行動”定義為不可抗力事件。因此有可能烏克蘭境內的事件會被看做是可以適用該條款的事件。與往常一樣,該條款的例行程序必須得到遵守和實施,例如,援引不可抗力的一方必須發出通知。該條款不意味著付款義務中止,也就是說,必須繼續支付租金,而且應繼續根據其規定計算裝卸期間或滯期費。此外,如果雙方同意且船上沒有貨物,該不可抗力條款允許終止租船合同。
  • 一般來說,在烏克蘭港口外等候裝貨的船舶可能正在經歷不可抗力事件,如果有不可抗力條款,該事件可能實質性改變雙方相對于對方的權利和義務。如果會員和客戶認為可以適用不可抗力條款,我們建議向運費、滯期費和抗辯險(FD&D)律師尋求指導。

貨物問題 

會員也擔心如果貨物損壞或交貨遲延或無法交貨,貨主可能根據提單提起索賠。船東的潛在責任取決於租船合同是否被併入提單及租船合同的條款。但是,一般來說,海牙規則或海牙維斯堡規則會被併入。

17 因航次延誤及隨後貨物遲延到達目的地導致貨物損壞的,船東是否可能在所簽發的提單下對此承擔責任?

  • 基於提單應該併入了《海牙規則》或《海牙-維斯堡規則》的假設,船東極有可能能夠援引規則第IV條第2款規定的一項或多項抗辯。例如:(e)戰爭行為或(q)非由於承運人的實際過失或私謀所引起的其它任何原因。
  • 對於卸貨港,許多標準格式提單也會以“或船舶可能安全抵達的附近地點”這一保護性措辭進行表述,這使得船東有權在合同約定卸貨港不再安全的情況下,將貨物卸至替代卸貨港。如果船東行使該項權利,在替代港口卸貨將不會違反提單合同,船東應可以援引該措辭抗辯遲延交貨或提貨不著索賠。船東應進行卸貨檢驗,以記錄貨物在卸貨時的狀況,以防之後貨物損壞。

保險

在烏克蘭的事件涉及會員的各項保險。如果您對保險有疑問,請聯繫您的理賠專員。本文主要談及抗辯險問題,因此我們主要關注與FD&D(抗辯險)有關的問題。

18 如果會員因為烏克蘭戰爭而對其合同相對方有潛在索賠,其提起該等索賠的法律費用是否由FD&D承保?

  • 我們的FD&D理賠人員將向您提供索賠建議,並盡其所能協助您找到解決方案。如果必須提出索賠,FD&D是否承保將取決於其通常的規則。

制裁

制裁清單還在不斷擴大。我們不打算在本文中給出美國、英國和歐盟動態制裁法規的詳細資訊。作為給予會員的指引,我們簡要討論抗辯險律師最常被問到的一些問題。

19 在租船合同沒有明確要求的情況下,船東能否在接受航次和/或裝運貨物之前,要求租船人提供有關貨物、托運人和收貨人的盡調資料?

  • 在沒有明示條款的情況下,沒有直接的默示條款賦予船東要求租船人提供盡調資料的權利。
  • 對合法商品或航行範圍/可運貨物/除外貨物做出規定的條款可能包含特定的措辭,但這些措辭可能非常具體,且往往限定於一種或多種特定待運貨物。
  • 如果租船合同中有制裁條款,則有理由爭辯租船人必須提供盡調所需的資料,以便讓制裁條款發揮作用,但這並不確定。
  • 如果租船合同中有戰爭險條款,且為了獲取戰爭險保險必須提供該資料,那麼可能可以要求提供該資料,但這也不確定,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條款的措辭。
  • 這些問題尚未在判例法中探討過,因此很難就此給出普遍適用的回答。
  • 解決這類問題最好的方法是加入措辭有力的制裁條款,規定租船人應提供船東或其保險人要求的合理盡調資料。 
  • 如果出現該問題,請聯繫您的FD&D理賠專員。

20 如果租船人保證不會違反適用的制裁規定,船東是否得到充分的保護?

  • 回答是否定的。制裁法律要求交易各方各自開展盡調,如果違反制裁規定,主張基於信賴對方的保證並不構成一項抗辯。
  • 雙方必須通過加入要求提供盡調資料的、措辭有力的制裁條款,在租船合同的協商階段解決日益增加的制裁風險,並在租船合同鏈中複製該做法。

21 如果船東由於合理的但沒有根據的制裁擔憂而拒絕履行租船合同,其是否須對租船人承擔責任?

  • 回答可能是肯定的。在這種情況下,船東很可能構成毀約,除非其租船合同有制裁條款,允許船東拒絕服從經其合理判斷可能會使其面臨制裁的指令。為援引該條款,船東應能夠指出其所依賴的一些值得考慮的市場情報。

22 港口會因為制裁風險而不安全麼? 

  • 回答可能是否定的。至少目前制裁針對的都是個人和實體而非國家 。在港口與特定實體交易而因此被加入黑名單的風險或其他商業後果不足以使港口變得不安全。當然,如果將來有制裁或黑名單影響港口或其他地區,則有必要對此重新進行審查。此外,如果您受到這類問題的影響,請聯繫您的FD&D理賠專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