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随着大批量大豆货物计划于3月、4月和5月出口,巴西大豆迎来了出口旺季。由于到中国港口的航程较长,加上疫情相关的卸货延误,发生自然变质和货物索赔的风险也相应增加。在运输中做好包括通风记录在内的大豆货物照管方面的文件记录,将提高在中国成功抗辩因货物固有缺陷引起索赔的几率。

Gard的通讯代理Proinde报告称,巴西全国谷物出口商协会(ANEC)的数据显示,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但2020-2021年度巴西大豆产量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约为1.371亿吨。2021-2022年度预测产量达1.428亿吨,比上年增长4%。中国仍然是巴西大豆的主要目的地,巴西出产的大豆中有超过60%会运往中国。

去往中国的航程时间和卸货延误增加了变质风险

大豆在装船时的温度和水分含量决定了其安全储存期限。货舱内大豆温度和水分含量越高,安全储存期就越短。因此,大豆货物可以从巴西运到欧洲而不出现任何问题,但由于运抵亚洲需花费的时间更长(总计40多天的行程),同样的货物到港时可能已不再完好。温度升高、颜色发黑、生霉、结块都是货物在运输中发生自热的征兆。自热是由于货物自身发生的生化过程而产生的,而正如我们在关于大豆的微生物不稳定性和自热的视频中所解释的,这一过程是无法阻止的(固有缺陷)。

疫情导致延误风险上升

疫情在中国卸货港引发了许多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卸货的过度延误,而该问题对于大豆等农产品易腐货物尤为不利。目前尚不确定承运人是否可以援引《海牙-维斯比规则》第四条(h)项规定的“检疫限制”抗辩。与所有《海牙-维斯比规则》项下的抗辩一样,该抗辩以满足上述条款第1款中的适航要求为前提。此外,在各个不同司法辖区,承运人可以享有的抗辩可能有所不同,而且要满足不同的前提。

除了防止感染外,我们也建议会员利用去往中国的漫长海上航程,采取及时隔离感染船员等措施,以便根据国际海事组织议定书的规定,限制到港时阳性病例的风险,从而管理延误风险。

在中国抗辩货物变质索赔

为了更好地应对在中国发生的大豆货物索赔案件,我们提醒船长和船员在装货前、装货期间、海上航行期间及在卸货港(如果发生索赔的话),应采取船长检查清单中所列的预防措施。保留可证明已尽到货物照管义务的适当记录(包括通风方面的良好记录),可能在未来应对索赔时提供更充分的证据。船长的检查清单、船上使用的通风电子表格,以及本协会的视频和洞察(Insight)专栏文章可以就推荐的预防措施提供必要的指导和帮助:大豆海运——船长减少货物索赔的工具包。各期防损文章和视频的汇编,请参见这里

海通律师事务所在其最近一篇有关“中国最高院给全国法院的备忘录”的通函中,强调了船上保留有效记录对于承运人成功援引固有缺陷抗辩的重要性。通函指出,根据中国最高院备忘录第54条,如果承运人希望主张大豆热损系因大豆的自然特性导致而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则必需证明其已妥善、谨慎地履行装载、搬移、积载、运输、保管、照料和卸载货物的义务,根据最高院的判例,妥善的通风是承运人运输大豆类货物的义务之一。”由此,根据中国法律和惯例,承运人必须提供书面证据证明已妥善地进行了通风。这一标准可以说比英国法下采用的标准更为严格。正如英国最高法院在Volcafe Ltd  and another v Compania Sud Americana de Vapores案中的裁决,承运人有责任举证证明对货物已尽到适当照管义务,或者证明无论承运人是否履行了照管义务,货损无论如何都会发生。

提单中“质量未知”等措辞并不提供抗辩

在海牙-维斯比规则下,船长有义务在提单上独立记录货物的表面状况。实践中,提单是由托运人准备的,同时提单包含货物装船时“表面状况良好”的措辞。表面状况良好且无其他限制性措辞说明提单是“清洁”的,符合银行为货物销售提供资金或便利的通常要求。

有些提单包含“质量、数量未知”、“据称是”、“据称装有”、“据称重”等限制性措辞。在中国,即便该等限制性措辞对承运人有所帮助,帮助也有限。货物在清洁提单下装船(装船时表面状况良好),但在到港时受损的,承运人有义务举证证明其履行了货物照管义务。书面证据不充分可能会导致不利结果,即便有专家证据证明船上采取不了任何措施防止货物损坏也无济于事。因此,即使索赔是由大豆自然变质引起的,为了抗辩该等索赔,船方也必须建立一套程序,确保妥善保存所有证据,从而证明各项义务均已妥善履行。

 

感谢Representacoes Proinde Ltda.Ricardo Martins和海通律师事务所本文撰写期间所提供的帮助。

 

作者Alexandra Chatzimichailoglou

Gard希腊分公司高级理赔顾问兼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