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過去兩年,奧利弗·貝利(Oliver Bailey)深入研究了航海科學、航行、消防以及成為合格海員所需的許多其他項目。總而言之,他深陷於海洋中了。

如果一切順利,這名25歲的年輕人將在年底前畢業,成為一名擁有執照的商船甲板船員。屆時,一個充滿機遇的世界將等待著他,此外,有了Gard獎學金,他將能夠在沒有學生貸款的情況下開始他的職業生涯,並且口袋裡還有一些額外的錢——這與大多數畢業生完成學業後的處境不同。

 

那麼為什麼沒有更多的年輕人追隨奧利弗的腳步呢?

 

遙望大海

對奧利弗來說,他可能是幾年前就已下決心。小時候,他常常凝視大海,看著海浪拍打他家鄉英國威爾士斯旺西的海灘​​。很快,他加入了當地的救生員俱樂部,後來,開始為皇家國家救生艇協會(RNLI)工作,學習無線電通信並與海岸警衛人員互動,從而增長了海上工作的知識。

 

最終,他決定向Chiltern Maritime公司(總部位於英國的船員代理公司,提供海員實習生培訓)提出申請。他被錄取並獲得倫敦海事官員學員獎學金(MLOCS)。通過贊助商、企業和個人捐贈者(由英國政府SMART計劃補充資助),MLOCS著手培養“下一代商船海員”。終於,奧利弗與其中一位捐贈者成功連線,成為了“Gard實習生”。

 

在實踐中學習

Chiltern項目將英國各學術機構的大學學習與各類商船的實踐培訓和航海經驗結合起來。奧利弗一開始就讀於南安普頓索倫特大學的Warsash海事學院,學習航海基礎知識和救生、消防、續航以及船上的基本知識。在具備了一定的理論基礎,他的實踐工作隨後展開了。

 

他的第一個航行階段是登上Arklow Forest輪,這是一艘載重噸達3000噸的雜貨船,從挪威駛往歐洲南部。奧利弗承認,他花了相當一段時間來適應“海員的生活方式”,那“很有趣,也很辛苦”。他們從挪威駛向法國、西班牙和摩洛哥,而奧利弗有時在甲板上乾著繁重的體力活,在霧天裡鑿水泥,有時舒適地呆在艦橋上瞭望,學習航海的注意事項。

 

而後,他在Baltic Klipper輪上工作,這是一艘載重噸達13,000噸的貨船,在歐洲和南美之間進行貿易。這很激動人心——船更大了,行程更長了,還能巡航到加勒比海欣賞著名的日落景色。奧利弗希望盡可能久地留在船上,如果可以,也許5-6個月,這樣就可以累積更多航行時間。

 

安全第一:在Baltic Klipper輪上工作。私人照片

充滿挑戰的時期

好像命中註定一樣,奧利弗在Klipper號上待的時間比他計劃的要長。由於Covid-19疫情,所有的上岸休假被取消,21名船員都不得不留在船上。當然,遺憾的是,那些在岸邊躊躇的海員只能等下一次機會才能登船了。

 

在最近一次的換崗中,他面臨的挑戰與以往類似,但又有所不同:他現在更多的是被困在港口,而不是海上。在Fred Olsen的Balmoral 號遊輪上,到處都是眼花繚亂的游泳池和高檔餐廳,容易讓人沉迷其中。但是疫情導致郵輪旅遊幾乎完全停滯,Balmoral 輪在奧利弗入職期間一直停留在港口。因此,奧利弗沒有游弋世界各大洋,而是從事維修和保養工作,等待更好的時機。

 

整個世界都在等待

暫且不談疫情及其引發的各種阻礙——奧利弗和實習生們畢業後可能會有大量的機會。長期以來,航運業一直苦於海員短缺。訓練有素的合格海員往往競爭很激烈,儘管近年來招聘工作有所改善,但BIMCO/ICS(2016)的最新人力報告提示說,未來幾年可能會出現嚴重的海員供應短缺。另外,一份最新預測報告預計將於今年晚些時候發布

 

至於奧利弗,他對未來充滿信心並為之做好了準備。他學到了很多東西,甚至還留著標誌性的“海員鬍子”,代表經驗豐富。

 

報平安:奧利弗·貝利正和他在Gard的導師 Tim Howse視頻通話。照片/視頻截圖: Gard

 

他說:“我想說的是,整個經歷教會了我,只要我下定決心,我就能做成任何事。我在大學中取得了從未有過的成就,我所經歷的也只有少數人會有。我的意思是,誰能坦誠地說,他們曾開著一艘15600噸的船,載著可能價值幾百萬英鎊的貨物,通過港口並且把船毫髮無損地靠港停泊呢!”

 

那麼,他會推薦其他年輕人從事海事行業嗎? “當然啦,整個世界都在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