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过去两年,奥利弗·贝利(Oliver Bailey)深入研究了航海科学、航行、消防以及成为合格海员所需的许多其他项目。总而言之,他深陷于海洋中了。

如果一切顺利,这名25岁的年轻人将在年底前毕业,成为一名拥有执照的商船甲板船员。届时,一个充满机遇的世界将等待着他,此外,有了Gard奖学金,他将能够在没有学生贷款的情况下开始他的职业生涯,并且口袋里还有一些额外的钱——这与大多数毕业生完成学业后的处境不同。

 

那么为什么没有更多的年轻人追随奥利弗的脚步呢?

 

遥望大海

对奥利弗来说,他可能是几年前就已下决心。小时候,他常常凝视大海,看着海浪拍打他家乡英国威尔士斯旺西的海滩。很快,他加入了当地的救生员俱乐部,后来,开始为皇家国家救生艇协会(RNLI)工作,学习无线电通信并与海岸警卫人员互动,从而增长了海上工作的知识。

 

最终,他决定向Chiltern Maritime公司(总部位于英国的船员代理公司,提供海员实习生培训)提出申请。他被录取并获得伦敦海事官员学员奖学金(MLOCS)。通过赞助商、企业和个人捐赠者(由英国政府SMART计划补充资助),MLOCS着手培养“下一代商船海员”。终于,奥利弗与其中一位捐赠者成功连线,成为了“Gard实习生”。

 

在实践中学习

Chiltern项目将英国各学术机构的大学学习与各类商船的实践培训和航海经验结合起来。奥利弗一开始就读于南安普顿索伦特大学的Warsash海事学院,学习航海基础知识和救生、消防、续航以及船上的基本知识。在具备了一定的理论基础,他的实践工作随后展开了。

 

他的第一个航行阶段是登上Arklow Forest轮,这是一艘载重吨达3000吨的杂货船,从挪威驶往欧洲南部。奥利弗承认,他花了相当一段时间来适应“海员的生活方式”,那“很有趣,也很辛苦”。他们从挪威驶向法国、西班牙和摩洛哥,而奥利弗有时在甲板上干着繁重的体力活,在雾天里凿水泥,有时舒适地呆在舰桥上瞭望,学习航海的注意事项。

 

而后,他在Baltic Klipper轮上工作,这是一艘载重吨达13,000吨的货船,在欧洲和南美之间进行贸易。这很激动人心——船更大了,行程更长了,还能巡航到加勒比海欣赏著名的日落景色。奥利弗希望尽可能久地留在船上,如果可以,也许5-6个月,这样就可以累积更多航行时间。

安全第一:在Baltic Klipper轮上工作。私人照片

 

充满挑战的时期

好像命中注定一样,奥利弗在Klipper号上待的时间比他计划的要长。由于Covid-19疫情,所有的上岸休假被取消,21名船员都不得不留在船上。当然,遗憾的是,那些在岸边踌躇的海员只能等下一次机会才能登船了。

 

在最近一次的换岗中,他面临的挑战与以往类似,但又有所不同:他现在更多的是被困在港口,而不是海上。在Fred Olsen的Balmoral 号游轮上,到处都是眼花缭乱的游泳池和高档餐厅,容易让人沉迷其中。但是疫情导致邮轮旅游几乎完全停滞,Balmoral 轮在奥利弗入职期间一直停留在港口。因此,奥利弗没有游弋世界各大洋,而是从事维修和保养工作,等待更好的时机。

 

整个世界都在等待

暂且不谈疫情及其引发的各种阻碍——奥利弗和实习生们毕业后可能会有大量的机会。长期以来,航运业一直苦于海员短缺。训练有素的合格海员往往竞争很激烈,尽管近年来招聘工作有所改善,但BIMCO/ICS(2016)的最新人力报告提示说,未来几年可能会出现严重的海员供应短缺。另外,一份最新预测报告预计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发布

 

至于奥利弗,他对未来充满信心并为之做好了准备。他学到了很多东西,甚至还留着标志性的“海员胡子”,代表经验丰富。

 

 报平安:奥利弗·贝利正和他在Gard的导师 Tim Howse视频通话。照片/视频截图: Gard

他说:“我想说的是,整个经历教会了我,只要我下定决心,我就能做成任何事。我在大学中取得了从未有过的成就,我所经历的也只有少数人会有。我的意思是,谁能坦诚地说,他们曾开着一艘15600吨的船,载着可能价值几百万英镑的货物,通过港口并且把船毫发无损地靠港停泊呢!”

 

那么,他会推荐其他年轻人从事海事行业吗?“当然啦,整个世界都在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