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5月中旬,本協會會員的一艘船舶從馬來西亞巴生港駛往中國廈門途中,船員們注意到一隻猴子在船舶甲板的集裝箱上在上躥下跳。

會員公司立即將有關情況通知報告了協會。靈長類動物容易感染冠狀病毒,因此本協會的廈門通代建議,為防止感染COVID-19,必須抓住這隻猴子並隔離。最初計劃是請廈門野生動物園的工作人員上船以捕捉這個意外訪客。動物園管理員看了這隻猴子的照片,初步確定它是一種葉猴,屬於中國保護動物。

 

海關解釋,將哺乳動物進口到中國是違法的。船員團隊已努力捕捉猴子,但一直未能成功,因此,下一個計劃是帶一個籠子上船,嘗試用蘋果片把猴子引誘到籠子裡,並希望在船隻抵達下個停靠港青島時把猴子圈住。

 

但是,該計劃也並沒有能夠成功捕捉這名敏捷的“訪客”。在與當地海關當局進行了幾番討論之後,代理人說服了青島當局允許該船在白天停泊,並繼續嘗試將​​引猴入籠。代理人聯繫了青島動物園,該園本想提供幫助,但因擔心感染COVID-19而未登船。此後,船員們給這位“訪客”起名為“Brian”。該船在青島完成了港口作業後,駛往下一港口——韓國釜山。

 

在釜山,通代安排了消防站救援隊以協助抓捕猴子,同時聯繫了獸醫以備不時之需,但又一次,因為出於對COVID-19的擔憂,有關人員望而卻步。最終韓國有關主管機構決定Brian不能在韓國下船,因此它只能繼續前往下一個靠港——上海。在駛往上海途中,Brian禁不住蘋果的誘惑,最終決定放棄逍遙,它被關在籠子裡,由船員們悉心照料。

 

上海的協會通代聯繫了上海野生動物園和野生動物保護站,他們似乎已為Brian準備好了新家。但因其登船地點被視為登革熱流行地,海關拒絕讓它下船。可憐的Brian不得不繼續被關在船上,前往下一個停靠港——寧波。

 

抵達寧波之後,船長最後決定把Brian帶回家鄉巴生港。隨後,該船在前往新加坡的途中繞航巴生港,Brian被送回它登船的地方。最終Brian完成了它隨船在中國以及南海水域四處漂泊的一個多月的瘋狂之旅。這是我第三個涉及猴子的案件。與這些“訪客”打交道總是充滿挑戰,在疫情期間尤為甚之。

作者:Beatriz Luaces Åsgård

高級理賠主管,阿倫達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