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5月中旬,本协会会员的一艘船舶从马来西亚巴生港驶往中国厦门途中,船员们注意到一只猴子在船舶甲板的集装箱上在上蹿下跳。

会员公司立即将有关情况通知报告了协会。灵长类动物容易感染冠状病毒,因此本协会的厦门通代建议,为防止感染COVID-19,必须抓住这只猴子并隔离。最初计划是请厦门野生动物园的工作人员上船以捕捉这个意外访客。动物园管理员看了这只猴子的照片,初步确定它是一种叶猴,属于中国保护动物。

 

海关解释,将哺乳动物进口到中国是违法的。船员团队已努力捕捉猴子,但一直未能成功,因此,下一个计划是带一个笼子上船,尝试用苹果片把猴子引诱到笼子里,并希望在船只抵达下个停靠港青岛时把猴子圈住。

 

但是,该计划也并没有能够成功捕捉这名敏捷的“访客”。在与当地海关当局进行了几番讨论之后,代理人说服了青岛当局允许该船在白天停泊,并继续尝试将引猴入笼。代理人联系了青岛动物园,该园本想提供帮助,但因担心感染COVID-19而未登船。此后,船员们给这位“访客”起名为“Brian”。该船在青岛完成了港口作业后,驶往下一港口——韩国釜山。

 

在釜山,通代安排了消防站救援队以协助抓捕猴子,同时联系了兽医以备不时之需,但又一次,因为出于对COVID-19的担忧,有关人员望而却步。最终韩国有关主管机构决定Brian不能在韩国下船,因此它只能继续前往下一个靠港——上海。在驶往上海途中,Brian禁不住苹果的诱惑,最终决定放弃逍遥,它被关在笼子里,由船员们悉心照料。

 

上海的协会通代联系了上海野生动物园和野生动物保护站,他们似乎已为Brian准备好了新家。但因其登船地点被视为登革热流行地,海关拒绝让它下船。可怜的Brian不得不继续被关在船上,前往下一个停靠港——宁波。

 

抵达宁波之后,船长最后决定把Brian带回家乡巴生港。随后,该船在前往新加坡的途中绕航巴生港,Brian被送回它登船的地方。最终Brian完成了它随船在中国以及南海水域四处漂泊的一个多月的疯狂之旅。这是我第三个涉及猴子的案件。与这些“访客”打交道总是充满挑战,在疫情期间尤为甚之。

 

作者:Beatriz Luaces Åsgård

高级理赔主管,阿伦达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