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在《北歐海上保險計畫》最近一次修正期間,各協議方同意將戰爭險的保障範圍限定為具政治動機的干預,因此國家干預不再屬於該海上保險計畫中戰爭險的保障範圍。

《北歐海上保險計畫(NMIP)》是北歐多家保險公司與北歐多家船東通過常設修正委員會機制一致達成的文件。現行計畫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867年第一版《挪威計畫》。

現行有效的計畫,即《2013年北歐海上保險計畫》,為保賠險以外的所有傳統海上保險提供保障。NMIP及其《條款釋義》每三年定期修正一次。最近,NMIP的2019年修正案得到了各協議方的批准,該文件已正式公佈,供保險從業者使用。2019年版的修正內容包括從對條款的稍許澄清,到對個別條款較為實質性的重寫。完整概述可在NMIP的官方網頁www.nordicplan.org上找到。

最為重要的澄清是針對第2-82-9條,其中涉及海上風險和戰爭風險的劃分。NMIP是一切險保險合同,其中具體規定了戰爭險所涵蓋的風險,而該計畫所保障的海上風險的範圍則採取了否定式的定義,涵蓋了保險利益所面臨的任何其他形式的風險。本次修正旨在澄清第2-8(b)條提供的保障。該條款原本規定“國家權力的干預”不屬於海上險的保障範圍。遺憾的是,先前對第2-8(b)條作出補充的相關條款(特別是第2-9條)以及NMIP《條款釋義》中的用語不甚明確,這在多起案件中引發了激烈的討論。在過去幾年中,保險公司也注意到,船舶在港口被扣押或扣留,但無法確定被扣原因是執法行為還是其他政治動機的情況呈上升趨勢。已報導的、有爭議的相關案例包括B ATLANTIC輪在委內瑞拉、 SIRA輪在奈及利亞以及POAVSA ACE輪在阿爾及利亞發生的情況。

為了尋求更明確且更實際的解決方案,保險公司同意將不屬於戰爭險保障範圍的國家干預納入海上險的保障範圍,而戰爭險將繼續只限於保障具政治動機的干預。

在新結構下,干預行動可分為以下三類:

政治風險

出於某一國家的政治原因,國家權力可以對船舶採取若干行動。在NMIP中,特別提到了海上抓捕、沒收、徵用和類似的干預行動。如果採取此類行動的國家是船舶的母國,則海上險和戰爭險保險公司都不會作出賠付。一般的預期是,母國政府會主動就使用船舶向船東給予賠償。但是,如果採取同樣行動是外國政權,則戰爭保險將賠付由此造成的任何損失。本次做出了以下重要澄清:戰爭險作出賠付的前提條件之一始終是,對船舶採取行動的動機是為了促進某一壓倒一切的國家或超國家政治目標的實現。

徵用

海上保險和戰爭保險中新增了一項排除對國家權力徵用之責任的特定條款。NMIP的《條款釋義》指出,北歐和英國法律均未對徵用作出明確定義。但本次明確的是,須理解徵用(requisition)與無補償的沒收(expropriation)不同。就徵用而言,一般的預期是船舶會通過正式的法律程式被徵用。如果船舶登記於某一北歐國家,則可以預料的是,如果該國獲取了船舶的所有權或使用權,則無論徵用的動機為何,該國都將支付賠償金。因此,相關保險自然不會作出賠付。

一般執法

在一些情況下,船舶可能並非出於超國家政治目標而被扣留或抓捕。發生此類扣留或抓捕的原因通常是違反相關國家海關、污染、航行安全或類似方面的法律規定,或調查該等違規行為。在此類調查期間,船舶可能會無端地遭到長時間扣留。在這種情況下,則不應排除保險責任,因此由該等干預引起的保險索賠將根據NMIP中一切險的一般原則獲得賠付。但是,須牢記兩項特別條款。第3-16條明確規定,出於非法目的使用船舶而造成的損失無法從保險公司獲賠。這屬於對保險責任的普適限制,其背後有著公共秩序方面的明確理由,而且不適用於船東善意行事時的違規行為。此外,第2-8(d)條還規定,對於因被保險人無償債能力或缺乏流動性而導致的國家干預所造成的任何損失,保險不予賠付。

負責複審NMIP的委員會還審查了其他在國家權力干預時適用的條款。作出的一項重要修改涉及船東從外國干預之日起,需等待多長時間,才能在戰爭保險項下主張船舶全損。這一等待期已從12個月縮短到6個月。對於發現自己處於不幸的困難境地的船東來說,較短的時限具有明顯的優勢。

總之,希望這些變化能夠澄清戰爭險的保障範圍,同時在海上險條款項下提供更廣泛的保障。但需要指出的是,第2-8條和第2-9條被設計為一個互為補充的協調體系,希望根據其他保險規則購買海上險或戰爭險的船東仔細研究其正在購買的保險的確切範圍。

感謝Nic Wilmot為本文提出的寶貴意見。

 

作者:Radmil Kranda

高級理賠主管,奧斯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