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与所有其他机构投资者一样,Gard的投资团队致力于应对市场波动。我们的高级投资风险分析师Thor Abrahamsen分享了他对当前市场震荡的看法。

蝴蝶效应:由爱德华·罗伦兹创造的具有隐喻性的例子,即一场龙卷风的细节(确切的形成时间、行经的确切路径)会受到微小扰动的影响,例如数周前远方一只蝴蝶的翅膀拍打。

维基百科


对于金融市场而言,10月是艰难的一个月,大多数股票市值下跌,导致该月全球股指下跌7.42%。事实上,10月份唯一上涨的主要市场是巴西,巴西市场在欢呼声中迎来了民粹主义步入全球政治舞台的最新消息。有趣的是,或者说让众多投资者担忧的是,最重要的全球利率衡量标准——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了。在过去20年中,为了应对股市下跌,利率一直呈下降趋势,从而使政府债券的价值增加,为投资者提供一定程度的保护。这种关系最初来源于美联储对1987年股市崩盘的反应,而当1998年俄罗斯金融危机发生时,也将下调利率作为应对手段之后,这便成了经反复证明和更为普遍的市场“常识”。因此,投资者会认为,政府债券能够完美地对冲风险较高的股票头寸。然而,随着利率的上升,以及不断增加的政府债券供应,这种关系已经变得不那么可靠了。如果这种转变持续发生,它有可能颠覆过去30年的金融风险管理做法。时间总会告诉我们答案。

10月,Gard的投资组合略有下跌,但表现优于基准。这一相对于基准的良好表现主要得益于我们构建的防御型投资组合(股票和信贷配比较少),以及来自于我们战术性资产配置的积极影响。

在经历这样的10月之后,关于市场,总有不少人想要告诉我们为什么什么时候什么事什么地方:这为什么会发生,这是他们什么时候曾经预测到的,现在会发生什么事,以及我们该去什么地方吃午饭。唉,可惜他们说的大多都是错的。

全球金融市场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由股份公司、中央银行、对数、计算机和投资者之间不计其数的决策和互动(或者说是混沌,如果你喜欢这个说法的话)组成。在任何一个这样的混沌系统中,变化往往是随机和级联的,市场上某一部分的变化有可能导致世界另一头发生大规模的混乱。也有可能不会。这就是混沌系统的本质,我们根本无从知晓。确定因果关系成了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尤其是在大多数决策和互动的背后都隐藏着“人类情感”这一最为变幻无常的因素时。

在电子数据表和理性分析的幕布之后,专业投资者仍然是人,而且和我们其他人一样,也会陷入突发奇想和精神陷阱。投资者应对未知因素的方法和每个人都一样——通过讲故事。对于我们不知道、也无从了解的事物,用故事来形成一种解释,帮助我们面对不可预测的未来。这就是金融市场中媒体和评论员的作用——在真相过于复杂的情况下,帮我们叙述出一个故事,为求知的我们提供慰藉。

既然为什么什么事取决于不可知的因素,那我们能做的就是退后一步,审视一下我们的视角。短期市场涨跌趋向于随机,但长期则将受到支撑市场和全球经济的基本面的影响。究竟将会产生什么影响,或者这些影响什么时候会真正发生,始终不得而知。作为长期投资者和资金管理者,我们只能尽力寻求市场中的价值所在,确定是否就风险获得了适当的补偿。在现实中,投资更像是一种有关事前准备而非事中行动的博弈,是创造价值的过程,而并不是对短期狂热的追逐或对恐慌的反应力。

在经历了几年牛市之后,目前股票市值普遍高昂,尤其是美股。股票定价趋于完美,这意味着未来整体经济和企业盈利能力都将实现强劲增长。然而,利率正在缓慢上升;与此同时,全球范围内的私人和公共负债额都比以往任何时候要高。债务的服务成本不断上升,从而牺牲了稀缺资本的其他有效益的用途。再加上人口压力和广泛而又缓慢的工资上涨,政治家们称之为“不太有利的组合”。

尽管世界经济可能并不存在即时的危险(不考虑贸易问题和政治的话),但我们大体上正处于市场周期的后段。这意味着更大的不确定性和更强的波动性。换句话说,风险又回来了,随之而来的是我们听到的故事会发生变化。我们面临一个更具挑战的环境,但同时能让Gard这样的长期投资者受益——这段时期我们可以利用资金雄厚、富有耐心和投资期长的优势,以更优的价格寻找新的机会。

随时欢迎提出意见、批评或建议。

 

作者:Thor Abrahamsen

高级投资风险分析员,阿伦达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