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在美國和英國的調解實務中,有助於海事爭議圓滿解決的共同因素有哪些?

2017年8月25日

正如我們在先前Insight專欄文章中講解的那樣,調解是一種以和解為目的的協助式協商。在本篇後續文章中,我們採訪了富有經驗的調解員Jacob Munch和Stephen Mills,以及Gard的內部人員,試圖揭開成功和解海事爭議的秘訣。通過比較和對照美國與英國的調解實踐,我們希望提煉出促使爭議不經訴訟而和解的共同因素。

 

超脫於金錢之外——美國做法

在美國,大多數海事訴訟均涉及人身傷害。原告方包括美國海員、碼頭工人、引水員、檢驗師、乘客及其他登輪時或在船舶附近工作時受傷的人員。美國聯邦法院在審理案件前,須盡力通過和解會議或調解方式予以解決,視不同地區而定。

即使不是必經程式,調解也是美國法院所鼓勵的。私下調解比較常見,需經各方當事人一致同意。

本協會紐約辦公室的Michael Leahy指出,最為關鍵的成功因素之一是由調解員在開場白中傳達這樣的資訊:“今天,原告方有機會支配案件的結果,一旦案件進入審理階段,其將喪失這一機會,屆時其命運將掌握在陌生人手中”。需傳達給Gard代表和客戶的同等重要的資訊是:“在當日及當時,有機會達成和解”。

調解員Jacob Munch贊同,他必須從一開始就明確會議的目標。有時,他會安排一次調解前的電話會議,以確保原告方、律師及其他當事方知道該期待什麼。原告方可以通過調解程式來“表達其為什麼感覺受到了無理的對待”。另一方當事人願意傾聽是非常重要的。Gard顧問人員Jack Scalia認為,“對困境和損害表示認同,並不意味著承認責任。只要真誠地認同人性的因素,就可能有所裨益。”

Gard北美地區總裁Sandra Gluck認為,調解有助於讓被告方變得“通人情”——特別是在被告方是公司的情況下,因為被告公司和保險代表可以直接與原告方交流。“在法律顧問准許的範圍內做出道歉,或者真誠地表達同理心,可以產生奇妙的效果,消除對方的抵觸情緒,以便雙方把精力集中在能夠解決的問題上。”

美國人普遍認為,雙方當事人必須事先“做好功課”。各方的代理律師須準備好承認其論點的弱點和有力之處,調解員應當富有經驗,能夠理解案件中的法律和事實問題。Sandra指出,雙方沒有在調解會議上達成一致,從這個角度來說,調解會議也許是“不成功的”;但是在調解員繼續或不繼續參與的情況下,爭議可能會在一個星期後、一個月後或者某個更晚的時間,最終令人滿意地達成和解。這是因為雙方聚在一起、傾聽對方“論調”的做法,往往可以讓雙方更好地意識到自身論點的弱點,以及對方觀點的說服力。

 

從非法律角度審視成功——英國做法

在英國,調解是自願的,通常作為海事背景下的和解手段,適用於兩個或以上成熟商業實體之間的爭議。因此,美國做法和英國做法的主要不同在於,當事方和所涉爭議的類型不同。由於雙方均為商業實體,因此調解員Stephen Mills評價稱,同理心的作用不如在美國那麼重要。從事航運業的主體熟悉合同爭議,不會把問題個人化。“所以,挑戰可能並不在於讓和解談判緩和下來,而是調整談判重點,嘗試重新界定雙方對談判‘成功’的預設定義”。

Stephen告訴我們,參與調解的雙方通過各自律師的視角來審視案件,並會要求律師對其在案件中的勝算做出最佳的估計,因此律師可能並不希望在和解過程中偏離得太遠。他需要改變“非輸即贏”的想法——妥協是一種雙方“共贏”的結果,因為雙方了結了爭議。Gard的首席理賠官Christen Guddal同意這一觀點:“雙方當事人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贏’,而是為了努力解決爭議”。他補充道:“如果向Gard表示,同意調解,就形成了一種合理的認知,即我們的目標是和解,因此必須保持真誠。如果一方當事人不這麼做,可能會使雙方當事人的關係更加對立。”

 

增加和解成功的幾率

美國和英國的受訪者提到,以下幾個共同因素有助於達成和解:

  • 由真正的決策者參與。調解具有非正式性,當雙方律師不在場時,雙方當事人有時候更容易達成和解。
  • 律師確實發揮關鍵性作用。他們必須知識淵博,願意傾聽對方的觀點。明智的律師會認真地解釋對方論點的有力之處,以及本方客戶論點的弱點。
  • 時機的重要性。如果關鍵事實尚未查明,此時進行調解可能過早。在即將審理前進行調解可能不會成功,原因是雙方已確立各自立場,審前的準備工作也已經產生了高額費用。過早調解比過晚調解要好,而且萬一早期調解不成功,仍有理由再行嘗試。
  • 雙方當事人(包括保險公司)的思維模式是最重要的。各方必須是懷著解決爭議的真誠目的聚集在一起的。
  • 經調解達成和解,可為各方節省金錢。除了費用以外,訴訟還消耗大量時間,從最初起訴到最終解決,曠日持久。時間和金錢是雙方當事人及其律師和保險公司需考慮的重要因素。

某些涉及重要原則的案件會進入法院,但這樣的案件很少。對於絕大多數爭議而言,可供選擇的和解機會不容忽視。調解的靈活性和非正式性,使雙方有機會達成創造性的解決方案,其中不僅涉及雙方財務結果,還解決了參與調解者在非金錢方面的需求和顧慮。而且,萬一談判不成,調解不會影響各方的權利。

我們的結論是,有許多因素可能促成和解,但不存在單一的成功秘訣。促成和解是一門藝術,而非科學。Gard將繼續支持以調解為重要工具,來實現我們的核心使命——幫助本協會的會員和客戶管理風險及風險引發的後果。

我們要感謝本協會以外的人士為本文貢獻的時間和獨到見解。

Jacob Munch,海事執業律師兼註冊調解員、仲裁員,定居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市,能夠調解多個管轄地的爭議。

Stephen Mills,倫敦Sea Mediation Chambers的創始人,是航運和海上保險爭議的專職調解員。

如您對本期Gard Insight專欄文章有任何問題或意見,可發送郵件給Gard編輯部我們隨時樂意考慮讀者建議的主題。如您對以後的文章有任何建議,請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