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在美国和英国的调解实务中,有助于海事争议圆满解决的共同因素有哪些?

2017年8月25日

正如我们在先前Insight专栏文章中讲解的那样,调解是一种以和解为目的的协助式协商。在本篇后续文章中,我们采访了富有经验的调解员Jacob Munch和Stephen Mills,以及Gard的内部人员,试图揭开成功和解海事争议的秘诀。通过比较和对照美国与英国的调解实践,我们希望提炼出促使争议不经诉讼而和解的共同因素。

 

超脱于金钱之外——美国做法

在美国,大多数海事诉讼均涉及人身伤害。原告方包括美国海员、码头工人、引水员、检验师、乘客及其他登轮时或在船舶附近工作时受伤的人员。美国联邦法院在审理案件前,须尽力通过和解会议或调解方式予以解决,视不同地区而定。

即使不是必经程序,调解也是美国法院所鼓励的。私下调解比较常见,需经各方当事人一致同意。

本协会纽约办公室的Michael Leahy指出,最为关键的成功因素之一是由调解员在开场白中传达这样的信息:“今天,原告方有机会支配案件的结果,一旦案件进入审理阶段,其将丧失这一机会,届时其命运将掌握在陌生人手中”。需传达给Gard代表和客户的同等重要的信息是:“在当日及当时,有机会达成和解”。

调解员Jacob Munch赞同,他必须从一开始就明确会议的目标。有时,他会安排一次调解前的电话会议,以确保原告方、律师及其他当事方知道该期待什么。原告方可以通过调解程序来“表达其为什么感觉受到了无理的对待”。另一方当事人愿意倾听是非常重要的。Gard顾问人员Jack Scalia认为,“对困境和损害表示认同,并不意味着承认责任。只要真诚地认同人性的因素,就可能有所裨益。”

Gard北美地区总裁Sandra Gluck认为,调解有助于让被告方变得“通人情”——特别是在被告方是公司的情况下,因为被告公司和保险代表可以直接与原告方交流。“在法律顾问准许的范围内做出道歉,或者真诚地表达同理心,可以产生奇妙的效果,消除对方的抵触情绪,以便双方把精力集中在能够解决的问题上。”

美国人普遍认为,双方当事人必须事先“做好功课”。各方的代理律师须准备好承认其论点的弱点和有力之处,调解员应当富有经验,能够理解案件中的法律和事实问题。Sandra指出,双方没有在调解会议上达成一致,从这个角度来说,调解会议也许是“不成功的”;但是在调解员继续或不继续参与的情况下,争议可能会在一个星期后、一个月后或者某个更晚的时间,最终令人满意地达成和解。这是因为双方聚在一起、倾听对方“论调”的做法,往往可以让双方更好地意识到自身论点的弱点,以及对方观点的说服力。

 

从非法律角度审视成功——英国做法

在英国,调解是自愿的,通常作为海事背景下的和解手段,适用于两个或以上成熟商业实体之间的争议。因此,美国做法和英国做法的主要不同在于,当事方和所涉争议的类型不同。由于双方均为商业实体,因此调解员Stephen Mills评价称,同理心的作用不如在美国那么重要。从事航运业的主体熟悉合同争议,不会把问题个人化。“所以,挑战可能并不在于让和解谈判缓和下来,而是调整谈判重点,尝试重新界定双方对谈判‘成功’的预设定义”。

Stephen告诉我们,参与调解的双方通过各自律师的视角来审视案件,并会要求律师对其在案件中的胜算做出最佳的估计,因此律师可能并不希望在和解过程中偏离得太远。他需要改变“非输即赢”的想法——妥协是一种双方“共赢”的结果,因为双方了结了争议。Gard的首席理赔官Christen Guddal同意这一观点:“双方当事人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赢’,而是为了努力解决争议”。他补充道:“如果向Gard表示,同意调解,就形成了一种合理的认知,即我们的目标是和解,因此必须保持真诚。如果一方当事人不这么做,可能会使双方当事人的关系更加对立。”

 

增加和解成功的几率

美国和英国的受访者提到,以下几个共同因素有助于达成和解:

  • 由真正的决策者参与。调解具有非正式性,当双方律师不在场时,双方当事人有时候更容易达成和解。
  • 律师确实发挥关键性作用。他们必须知识渊博,愿意倾听对方的观点。明智的律师会认真地解释对方论点的有力之处,以及本方客户论点的弱点。
  • 时机的重要性。如果关键事实尚未查明,此时进行调解可能过早。在即将审理前进行调解可能不会成功,原因是双方已确立各自立场,审前的准备工作也已经产生了高额费用。过早调解比过晚调解要好,而且万一早期调解不成功,仍有理由再行尝试。
  • 双方当事人(包括保险公司)的思维模式是最重要的。各方必须是怀着解决争议的真诚目的聚集在一起的。
  • 经调解达成和解,可为各方节省金钱。除了费用以外,诉讼还消耗大量时间,从最初起诉到最终解决,旷日持久。时间和金钱是双方当事人及其律师和保险公司需考虑的重要因素。

某些涉及重要原则的案件会进入法院,但这样的案件很少。对于绝大多数争议而言,可供选择的和解机会不容忽视。调解的灵活性和非正式性,使双方有机会达成创造性的解决方案,其中不仅涉及双方财务结果,还解决了参与调解者在非金钱方面的需求和顾虑。而且,万一谈判不成,调解不会影响各方的权利。

我们的结论是,有许多因素可能促成和解,但不存在单一的成功秘诀。促成和解是一门艺术,而非科学。Gard将继续支持以调解为重要工具,来实现我们的核心使命——帮助本协会的会员和客户管理风险及风险引发的后果。

我们要感谢本协会以外的人士为本文贡献的时间和独到见解。

Jacob Munch,海事执业律师兼注册调解员、仲裁员,定居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坦帕市,能够调解多个管辖地的争议。

Stephen Mills,伦敦Sea Mediation Chambers的创始人,是航运和海上保险争议的专职调解员。

如您对本期Gard Insight专栏文章有任何问题或意见,可发送邮件给Gard编辑部我们随时乐意考虑读者建议的主题。如您对以后的文章有任何建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