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對於一系列特定條件下產生的財務結果,經濟利益相互關聯、互有競爭的雙方或多方當事人出現了意見分歧。他們該如何解決彼此間的衝突呢?

2017年7月27日

 

通常來說,航運爭議雙方之間是通過某種形式的合同(例如租船合同或服務合同)產生關聯的。此外,爭議雙方也可能僅憑事件本身(例如船舶與泊位或其他第三方財產發生碰撞或觸碰致損)而發生關聯。

 

航運爭議繁簡各異,既包括可通過友好協商迅速解決的簡單問題,也包括涉案價值數百萬美元的多轄區複雜法律訴訟。下文概括了多種可運用的爭議解決方法,也包括其各自的優點及最適於使用的情況。

 

選擇爭議解決方法的影響因素

各種爭議解決方法有著相當大的差別,其能否成功取決於多種因素。這些因素包括:

  • 爭議類型;
  • 爭議金額;
  • 雙方當事人之間的關係;
  • 雙方當事人所處的地理位置;
  • 雙方當事人的期望;
  • 法律代表的參與情況;
  • 第三方利益相關者(例如保險公司)的影響;及
  • 雙方當事人的思維模式——商業思維還是法律思維?

 

大多數爭議是基於基礎合同產生的,而該等合同中會清楚地寫明約定的爭議解決機制。舉例而言,ASBATANKVOY格式租船合同第24條明確規定,“所有分歧及爭議”均提交紐約仲裁解決。除非合同當事方明確同意通過其他方式解決爭議,否則其均受此條款約束。

 

如果涉及承保範圍內的索賠,保賠協會和其他海上保險公司將作為其會員和客戶的代表,或者通過行使代位求償權的方式,直接參與海事爭議的解決。國際保賠協會集團旗下的各家保賠協會均可提供抗辯險保障,承保法律費用。當爭議雙方的保賠協會同屬國際保賠協會集團時,可由兩家協會負責交涉。

 

直接協商

大多數中小額爭議由相關當事方通過直接協商解決,無需採用任何類型的正式爭議解決機制。直接溝通可節省成本。如果雙方在交涉時採取積極務實的態度,將能夠維持甚至促進雙方之間長期的業務關係。

 

當雙方當事人擁有相似的企業文化,爭議金額不高,而且不存在或幾乎不存在第三方影響時,直接協商最有可能成功。如果當事方的期望值或事務處理方式存在巨大差異,可能導致直接協商破裂,有第三方利益相關者或法律代表大量介入的情況也是一樣。如果在一方或雙方當事人全面瞭解其自身處境之前,嘗試開展協商,那麼由於其尚不清楚和解的真正價值,結果可能是雙方不願意達成和解。

 

專業人士匿名協助的協商

某些情況下,雙方當事人可在直接協商開始前或協商過程中,嘗試在法律顧問的幫助下,澄清其各自的觀點。為了保持協商的非正式性,一方已要求法律顧問參與的事實不應透露給另一方。

 

此方法的一大優勢是,法律顧問的參與為討論增加了一定的客觀性,讓雙方在協商可能的解決方案時,能夠做出更為理性的決定。其進一步的優勢在於,萬一直接協商不成,雙方各自的法律顧問能夠繼而將爭議訴諸仲裁或法院。有些公司甚至會強制要求將諮詢內部或外部法律顧問作為其爭議解決程式的一部分。

 

費用是必須考慮的因素。當事方也應當提醒法律顧問,要求其參與是為了協助達成務實的解決方案,而不是大肆攻擊對方的觀點,捍衛自身立場。如發生Gard抗辯險保障範圍內的爭議,協會內部的抗辯律師會提供協助,為會員節省大量的法律費用。

 

中立評估

雙方協商之後的下一步驟可以是,共同指定一名第三方法律或技術專家,對爭議的事實進行分析,並且就假設訴諸法院或仲裁的可能結果,出具一份中立的評估書。雙方可約定,上述專家的結論具有或不具有約束力。如果不具有約束力,則雙方須理解,專家評估“不影響雙方當事人的權利”,而是供協助保密性和解談判之用。中立評估的主要優點是節省成本,以及使雙方瞭解爭議的可能結果,因而能夠引導雙方的期望值。如果雙方已就根本性的事實達成一致,而只是有一兩個明確的法律或技術問題存在爭議,使雙方無法達成和解,則在此情況下中立評估可能尤為有效。

 

早期介入

這是一種新的爭議解決方法,即雙方在爭議早期指定中立第三方,協助雙方規劃前進的方向,並指明存在爭議的實際問題。

 

介入的時間越早,可能節省的費用越多。大多數案件是和解結案的,但在此之前,準備仲裁或訴訟的過程中往往已經發生了大筆費用。對於涉及多方當事人及多項合同的複雜案件而言,費用節省將更為明顯。即使案件並未在早期介入期間達成和解,但爭議範圍很可能已經縮小至必須在其他協商場合/裁判所解決的事項,因此早期介入仍然是有益的。

 

調解

亞伯拉罕·林肯做律師時曾經說過:

勸阻訴訟。無論何時,力所能及地勸說你的鄰居們達成和解。向他們指出,名義上的贏家為什麼往往是真正的輸家——在律師費、開支和時間耗費方面的輸家。

 

調解是一種協助式協商,即爭議雙方自願同意引入中立第三人,協助其達成和解並避免訴訟。調解人不偏袒任何一方,而是協助雙方理解並集中精力考慮需解決的問題。調解人可以是接受過正式培訓並具有長期商事經驗的專業人士,然而在實踐中,只要雙方同意,任何人都可以擔任調解人。

 

調解具有自願性和保密性。雙方可在爭議解決過程中的任意時刻,約定進行調解。調解的形式並不固定,但通常兼有雙方同場討論和分場討論環節。分場討論即每一方退至不同房間,以討論進展情況。隨後,調解人將往返於雙方之間,以期實現調停。

 

與仲裁和法院訴訟這些更為正式的方法相比,調解可能具有較高的成本效益。調解是否成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雙方避免正式法律程式以及為和解爭議做出讓步的意願。總的來說,調解並不適用於解決雙方堅守各自立場的原則性或爭議要點問題。出於了結爭議事項的目的,即便是持有力論據的當事方也被寄望做出讓步。正如亞伯拉罕·林肯告誡的那樣,訴訟的贏家可能是最終的輸家。優秀的調解人應該指出,持續的矛盾會讓商業關係蒙受損失,更不用說管理者耗費的時間及無法收回的開支了。

 

訴訟

法院提供了通過訴訟解決爭議的公共裁判場所。法官應該是公正的,不受政治影響,也不得對其審理的任何爭議擁有既得利益。

 

特定法院的介入可能取決於眾多因素,包括爭議發生地、涉案資產所在地、涉案所有權主體或保險實體所在地,或者在允許的範圍內,由法律及管轄權協議予以確定。最後一個因素很重要,因為大多數尋求在法院解決爭議的當事方會同意將爭議提交給一個較為著名的海上國家(譬如英國)的法院,並服從其管轄權。這樣做的主要原因是這些國家已制定完備的海商法,並擁有可聘請的海事律師和其他專家。司法管轄地的選擇可成為索賠處理過程中更廣泛的策略性舉措的一部分,尤其是就碰撞索賠而言,因為責任限制可能是考慮因素之一。

 

對於可能面臨法庭論戰的雙方當事人來說,他們最擔心的問題是眾所周知的。向法院提起訴訟的成本可能高得驚人,案件可能經過多次上訴/申訴,花費數年時間才能出結果。但近期改革中旨在削減訴訟成本和時間的一個例子是,在以英國法為基礎的碰撞訴訟中,引入了有關電子證據交換的規則。在雙方均可取得船載航行資料記錄儀(VDR)資料等電子證據的案件中,法官可不要求專家證人提供證據,甚至可不進行口頭審理,從而大大降低了案件處理的成本與風險,使英國海事法院成為吸引此類爭議的法院。

 

對於涉及法律原則的要點問題而言,尤其是結論會引發重大財務後果的,訴訟可能是更好的選擇。

 

仲裁

仲裁是以仲裁員代替法官進行裁判的正式爭議解決機制。仲裁條款在海事合同中很常見,其中往往會指定倫敦、紐約或(越來越多地指定)新加坡等慣常仲裁地。

 

仲裁員人數通常會在合同中約定,而該等仲裁員將按照某一套規則指定。可向法院提起上訴的情形非常有限,因此仲裁敗訴方幾乎沒有機會請求司法覆核。

 

有些司法管轄地擁有自己的專業海事仲裁協會,最著名的是倫敦海事仲裁員協會(LMAA)。其有著一套自己的程式條款,可以被納入爭議解決協議中。這些條款包括適用於中小額索賠的特殊規定。

 

由於仲裁裁決的跨境執行要比法院判決容易,因此仲裁條款在國際貿易合同中很普遍。

 

仲裁的費用差別很大。仲裁庭無權強制執行禁制令等臨時措施,因此當事方比較容易採取逃避執行裁決的措施,例如將資產轉移到境外。此外,由於仲裁無需服從與法院相同的案件管理規則,所以頑固的當事方也很容易拖慢仲裁程式的進度。

 

結論

為了選定最適合的爭議解決方法及協商場合/裁判所,必須認真考慮相關費用和風險。儘管基礎合同中往往會約定適用法律和協商場合/裁判所,雙方在通常情況下仍可共同選擇其他的爭議解決方法。許多爭議會歷經各種不同的協商場合/裁判所:從非正式的雙邊協商開始,後在陷入僵局時轉而進行調解,並最終由法院或仲裁庭做出裁判,這是司空見慣的情況。事實上,有些合同明確規定了分階段的爭議解決方法,而某些法院,特別是美國地方法院,要求進行訴前調解。

 

無論相關索賠受船殼與船機險、保賠險還是抗辯險保單保障,Gard均擁有技術和法律方面的專家,協助選定最佳的爭議解決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