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对于一系列特定条件下产生的财务结果,经济利益相互关联、互有竞争的双方或多方当事人出现了意见分歧。他们该如何解决彼此间的冲突呢?

2017年7月27日

 

通常来说,航运争议双方之间是通过某种形式的合同(例如租船合同或服务合同)产生关联的。此外,争议双方也可能仅凭事件本身(例如船舶与泊位或其他第三方财产发生碰撞或触碰致损)而发生关联。

 

航运争议繁简各异,既包括可通过友好协商迅速解决的简单问题,也包括涉案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多辖区复杂法律诉讼。下文概括了多种可运用的争议解决方法,也包括其各自的优点及最适于使用的情况。

 

选择争议解决方法的影响因素

各种争议解决方法有着相当大的差别,其能否成功取决于多种因素。这些因素包括:

  • 争议类型;
  • 争议金额;
  • 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关系;
  • 双方当事人所处的地理位置;
  • 双方当事人的期望;
  • 法律代表的参与情况;
  • 第三方利益相关者(例如保险公司)的影响;及
  • 双方当事人的思维模式——商业思维还是法律思维?

 

大多数争议是基于基础合同产生的,而该等合同中会清楚地写明约定的争议解决机制。举例而言,ASBATANKVOY 格式租船合同第24条明确规定,“所有分歧及争议”均提交纽约仲裁解决。除非合同当事方明确同意通过其他方式解决争议,否则其均受此条款约束。

 

如果涉及承保范围内的索赔,保赔协会和其他海上保险公司将作为其会员和客户的代表,或者通过行使代位求偿权的方式,直接参与海事争议的解决。国际保赔协会集团旗下的各家保赔协会均可提供抗辩险保障,承保法律费用。当争议双方的保赔协会同属国际保赔协会集团时,可由两家协会负责交涉。

 

直接协商

大多数中小额争议由相关当事方通过直接协商解决,无需采用任何类型的正式争议解决机制。直接沟通可节省成本。如果双方在交涉时采取积极务实的态度,将能够维持甚至促进双方之间长期的业务关系。

 

当双方当事人拥有相似的企业文化,争议金额不高,而且不存在或几乎不存在第三方影响时,直接协商最有可能成功。如果当事方的期望值或事务处理方式存在巨大差异,可能导致直接协商破裂,有第三方利益相关者或法律代表大量介入的情况也是一样。如果在一方或双方当事人全面了解其自身处境之前,尝试开展协商,那么由于其尚不清楚和解的真正价值,结果可能是双方不愿意达成和解。

 

专业人士匿名协助的协商

某些情况下,双方当事人可在直接协商开始前或协商过程中,尝试在法律顾问的帮助下,澄清其各自的观点。为了保持协商的非正式性,一方已要求法律顾问参与的事实不应透露给另一方。

 

此方法的一大优势是,法律顾问的参与为讨论增加了一定的客观性,让双方在协商可能的解决方案时,能够做出更为理性的决定。其进一步的优势在于,万一直接协商不成,双方各自的法律顾问能够继而将争议诉诸仲裁或法院。有些公司甚至会强制要求将咨询内部或外部法律顾问作为其争议解决程序的一部分。

 

费用是必须考虑的因素。当事方也应当提醒法律顾问,要求其参与是为了协助达成务实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大肆攻击对方的观点,捍卫自身立场。如发生 Gard 抗辩险保障范围内的争议,协会内部的抗辩律师会提供协助,为会员节省大量的法律费用。

 

中立评估

双方协商之后的下一步骤可以是,共同指定一名第三方法律或技术专家,对争议的事实进行分析,并且就假设诉诸法院或仲裁的可能结果,出具一份中立的评估书。双方可约定,上述专家的结论具有或不具有约束力。如果不具有约束力,则双方须理解,专家评估“不影响双方当事人的权利”,而是供协助保密性和解谈判之用。中立评估的主要优点是节省成本,以及使双方了解争议的可能结果,因而能够引导双方的期望值。如果双方已就根本性的事实达成一致,而只是有一两个明确的法律或技术问题存在争议,使双方无法达成和解,则在此情况下中立评估可能尤为有效。

 

早期介入

这是一种新的争议解决方法,即双方在争议早期指定中立第三方,协助双方规划前进的方向,并指明存在争议的实际问题。

 

介入的时间越早,可能节省的费用越多。大多数案件是和解结案的,但在此之前,准备仲裁或诉讼的过程中往往已经发生了大笔费用。对于涉及多方当事人及多项合同的复杂案件而言,费用节省将更为明显。即使案件并未在早期介入期间达成和解,但争议范围很可能已经缩小至必须在其他协商场合/裁判所解决的事项,因此早期介入仍然是有益的。

 

调解

亚伯拉罕·林肯做律师时曾经说过:

劝阻诉讼。无论何时,力所能及地劝说你的邻居们达成和解。向他们指出,名义上的赢家为什么往往是真正的输家——在律师费、开支和时间耗费方面的输家。

 

调解是一种协助式协商,即争议双方自愿同意引入中立第三人,协助其达成和解并避免诉讼。调解人不偏袒任何一方,而是协助双方理解并集中精力考虑需解决的问题。调解人可以是接受过正式培训并具有长期商事经验的专业人士,然而在实践中,只要双方同意,任何人都可以担任调解人。

 

调解具有自愿性和保密性。双方可在争议解决过程中的任意时刻,约定进行调解。调解的形式并不固定,但通常兼有双方同场讨论和分场讨论环节。分场讨论即每一方退至不同房间,以讨论进展情况。随后,调解人将往返于双方之间,以期实现调停。

 

与仲裁和法院诉讼这些更为正式的方法相比,调解可能具有较高的成本效益。调解是否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双方避免正式法律程序以及为和解争议做出让步的意愿。总的来说,调解并不适用于解决双方坚守各自立场的原则性或争议要点问题。出于了结争议事项的目的,即便是持有力论据的当事方也被寄望做出让步。正如亚伯拉罕·林肯告诫的那样,诉讼的赢家可能是最终的输家。优秀的调解人应该指出,持续的矛盾会让商业关系蒙受损失,更不用说管理者耗费的时间及无法收回的开支了。

 

诉讼

法院提供了通过诉讼解决争议的公共裁判场所。法官应该是公正的,不受政治影响,也不得对其审理的任何争议拥有既得利益。

 

特定法院的介入可能取决于众多因素,包括争议发生地、涉案资产所在地、涉案所有权主体或保险实体所在地,或者在允许的范围内,由法律及管辖权协议予以确定。最后一个因素很重要,因为大多数寻求在法院解决争议的当事方会同意将争议提交给一个较为著名的海上国家(譬如英国)的法院,并服从其管辖权。这样做的主要原因是这些国家已制定完备的海商法,并拥有可聘请的海事律师和其他专家。司法管辖地的选择可成为索赔处理过程中更广泛的策略性举措的一部分,尤其是就碰撞索赔而言,因为责任限制可能是考虑因素之一。

 

对于可能面临法庭论战的双方当事人来说,他们最担心的问题是众所周知的。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成本可能高得惊人,案件可能经过多次上诉/申诉,花费数年时间才能出结果。但近期改革中旨在削减诉讼成本和时间的一个例子是,在以英国法为基础的碰撞诉讼中,引入了有关电子证据交换的规则。在双方均可取得船载航行数据记录仪(VDR)数据等电子证据的案件中,法官可不要求专家证人提供证据,甚至可不进行口头审理,从而大大降低了案件处理的成本与风险,使英国海事法院成为吸引此类争议的法院。

 

对于涉及法律原则的要点问题而言,尤其是结论会引发重大财务后果的,诉讼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仲裁

仲裁是以仲裁员代替法官进行裁判的正式争议解决机制。仲裁条款在海事合同中很常见,其中往往会指定伦敦、纽约或(越来越多地指定)新加坡等惯常仲裁地。

 

仲裁员人数通常会在合同中约定,而该等仲裁员将按照某一套规则指定。可向法院提起上诉的情形非常有限,因此仲裁败诉方几乎没有机会请求司法复核。

 

有些司法管辖地拥有自己的专业海事仲裁协会,最著名的是伦敦海事仲裁员协会(LMAA)。其有着一套自己的程序条款,可以被纳入争议解决协议中。这些条款包括适用于中小额索赔的特殊规定。

 

由于仲裁裁决的跨境执行要比法院判决容易,因此仲裁条款在国际贸易合同中很普遍。

 

仲裁的费用差别很大。仲裁庭无权强制执行禁制令等临时措施,因此当事方比较容易采取逃避执行裁决的措施,例如将资产转移到境外。此外,由于仲裁无需服从与法院相同的案件管理规则,所以顽固的当事方也很容易拖慢仲裁程序的进度。

 

结论

为了选定最适合的争议解决方法及协商场合/裁判所,必须认真考虑相关费用和风险。尽管基础合同中往往会约定适用法律和协商场合/裁判所,双方在通常情况下仍可共同选择其他的争议解决方法。许多争议会历经各种不同的协商场合/裁判所:从非正式的双边协商开始,后在陷入僵局时转而进行调解,并最终由法院或仲裁庭做出裁判,这是司空见惯的情况。事实上,有些合同明确规定了分阶段的争议解决方法,而某些法院,特别是美国地方法院,要求进行诉前调解。

 

无论相关索赔受船壳与船机险、保赔险还是抗辩险保单保障,Gard均拥有技术和法律方面的专家,协助选定最佳的争议解决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