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作者:Kingsley Napley律師事務所爭議解決部合夥人Sue Thackeray及專業支持律師Karen Scott

 

法律專業保密特權(LPP)是一項根本性的法律權利,也是英國普通法的一個複雜之處。這一特權產生于客戶向律師尋求法律意見時,允許某些相關檔免於提交給協力廠商或法院。該特權的重要性在於,它能夠使客戶在對律師絕對坦誠的前提下,取得有效的法律意見。

在英格蘭和威爾士司法管轄區,存在著兩種主要的法律專業保密特權:

 

  • 法律諮詢保密特權,和
  • 訴訟保密特權。

法律諮詢保密特權

 

法律諮詢保密特權適用於法律背景下的諮詢意見。由於它適用於與訴訟事項和非訴事項有關的文件和/或通信,因此保護範圍比訴訟保密特權要廣。這一特權涉及律師與客戶之間為了提供或取得法律意見的目的而進行的保密通信,並且涵蓋了構成一連串通信之組成部分的全部資料。在Three Rivers District Council v Bank of England (2005)案中,Scott法官確認,法律諮詢關係到“客戶在私法或公法下的權利、責任、義務或救濟”。

 

法律諮詢保密特權只適用于律師與客戶之間的通信,不擴展至協力廠商。

 

 

訴訟保密特權

 

訴訟保密特權的保護物件是,出於現有的、未決的或合理預期的訴訟目的而產生的保密通信和/或檔,適用于客戶與律師之間的保密通信,以及與協力廠商的通信。訴訟的性質必須是對抗性而不是調查性的。除非存在現有或未決的訴訟,否則為協助法律諮詢而與協力廠商進行的通信不受特權保護。

 

 

法律專業保密特權的範圍

 

法律專業保密特權歸客戶而非律師所有。律師有責任保護客戶的這一特權。如果其在未獲得客戶知情同意的情況下,放棄了該特權,將違反其職責。

 

如果客戶屬於一家企業實體,則需要從一開始就仔細明確享有保密特權的客戶團隊。在英國法下,並非公司中的所有員工都會被視作享有特權的“客戶”。客戶將僅限於取得法律意見並直接與律師溝通的個人。

 

Three Rivers案中引發爭議的判決給了“客戶”一個狹隘的定義,認定保密特權不擴展適用於整個企業實體。最近的RBS Rights Issue Litigation (2016)案,對上述狹隘定義做出了進一步確認,法院認定,客戶銀行的某些員工不屬於受法律專業保密特權保護的客戶。客戶只包括獲授權向律師尋求並獲得法律意見的員工,法律諮詢保密特權不擴展適用於員工和前員工向律師提供的、或為了提交給律師而提供的資訊。

 

法院認定,作為銀行對被指控的、與倫敦銀行同業拆息有關的金融不當行為開展內部調查的一部分,銀行和外部律師查問的記錄不屬於法律諮詢保密特權的保護範圍。在英國法下,按照法律專業保密特權的原則,律師的工作底稿受特權保護,前提是披露該等底稿將向接收者展示所提供的法律意見的內容。但是,該案中的事實證據無法充分證明,內部記錄可能向蘇格蘭皇家銀行展示所提供的法律意見。

 

由此看來,目前英國法的規定與美國法院在Upjohn案中的判決有所差異。在Upjohn案中,法院認定保密特權適用於較低級別的員工。但我們注意到,在該案中,法院賦予特權是基於特定事實的。對案件更為詳盡的描述,請參見上月有關美國法保密特權的文章。

 

因此,員工提交併發送給公司律師的檔並非全部可獲得特權保護。律師委託函中,“客戶”的定義應當明確為將要尋求和獲得法律意見的主要個人,但也應當足以涵蓋人員變動的情況。

 

在英國法下,保密特權適用于外部律師和內部律師以律師身份提供的意見。但是,在歐盟法下,按照Akzo Nobel Chemicals Ltd v European Commission (2010)一案中的判決,內部律師提供的意見將不受特權保護,因此可以在歐盟委員會的任何反壟斷調查中予以披露。

 

儘管內部律師在英格蘭和威爾士的法律程式中受到保密特權的保護,但保護範圍相對狹隘。該特權只適用于內部律師進行的、與其法律職能相關的通信。因此,謹慎的做法是,內部律師應當將包含法律意見的檔與只涉及商業或管理職能的檔分開。

 

同樣需牢記的是,在法國等某些大陸法系國家,內部律師與其所屬的企業實體之間的通信和/或往來檔可能並不受保密特權保護。

 

法律專業保密特權只適用于客戶與律師之間的通信,而並不適用於其他專業顧問提供的法律意見。在R (Prudential PLC) v Special Commissioner of Income Tax & Another (2013)案中,法院認定,會計師提供的稅務意見可以披露給HM Revenue & Customs。

 

 

法律專業保密特權是如何起作用的?

 

法律專業保密特權保護著適用的口頭或書面證據,使其可免於提交給協力廠商或法院。

 

一旦確定保密特權存在,即產生拒絕披露檔的絕對權利,且無法請求法院行使任何自由裁量權。

 

不得因一方當事人合法地主張法律專業保密特權,而對其做出任何不利推定。

 

訴訟中,訴訟當事人有權使保密特權保護的檔免受審查,但根據《民事訴訟規則》,其仍有義務列明該等檔。

 

 

如何放棄法律專業保密特權?

 

放棄保密特權有幾種辦法:向法院出示受特權保護的資料,或使資料喪失保密性,或明示或默示地放棄特權。棄權既可以是全部棄權,也可以是部分棄權。

 

一方當事人可以決定,明確放棄對某一檔或部分檔的保密特權,如果這樣做有助於其主張的話。但是,放棄保密特權應當在深思熟慮後作出,原因是棄權可能導致其有義務披露整個檔或受特權保護的其他相關檔,這被稱為“附帶棄權”。這樣規定是為了保證法院瞭解“全貌”,同時避免當事人“擇優而取”的情況。

 

當客戶不慎放棄了法律專業保密特權時,構成默示放棄。受保密特權保護的檔,如果不再具有保密性,則無法繼續成為保密特權主張的對象。保密性是法律專業保密特權存在的先決條件。如果根據法院的判讀,通信進入了“公有領域”,那麼將喪失保密特權。

 

如果檔的披露物件只是數量有限的協力廠商,且披露時附帶的明確條件是對該檔繼續保密,則不一定會喪失保密特權。

 

對於檔的披露,《民事訴訟規則》規定,一方當事人可審查宣誓書、證人陳述書或專家報告中提及的文件,除非所提及的文件構成專家所收到的指示的一部分。專家因此須明確說明其專家報告中關於其所收到的指示的實質內容。

 

 

維護和保護法律專業保密特權的技巧

  • 始終對所有受特權保護的檔/通信保密。
  • 在尋求法律意見時,在通信中應當寫明保密特權,且該法律意見的傳閱應受到限制。
  • 商業意見應當與法律意見分開寫入檔,原因是商業意見可能影響整個檔(例如董事會紀要)受特權保護的狀態。
  • 檔應適當標注,例如,其“不影響權益”或“保密並受法律特權保護”,而且對於受特權保護的檔,應使用單獨的歸檔系統。
  • 協力廠商應當由律師的委託,且相關通信應當只以保密方式進行。
  • 對於涉及多個司法管轄區的問題,需由當地律師提供保密特權方面的意見,例如,在一個司法管轄區進行披露,可能導致在另一司法管轄區喪失保密特權。
  • 在進行內部調查時,聽取相關意見,以盡可能地確保法律專業保密特權受到保護。

Kingsley Napley LLP是一家國際公認的律師事務所,總部位於倫敦中心區,在商業和私人生活的各個領域均擁有法律專長。

 

如您對本期Gard Insight專欄文章有任何問題或意見,可發送郵件給Gard編輯部。我們隨時樂意考慮讀者建議的主題。如您對以後的文章有任何建議,請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