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作者:Kingsley Napley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合伙人Sue Thackeray及专业支持律师Karen Scott

 

法律专业保密特权(LPP)是一项根本性的法律权利,也是英国普通法的一个复杂之处。这一特权产生于客户向律师寻求法律意见时,允许某些相关文件免于提交给第三方或法院。该特权的重要性在于,它能够使客户在对律师绝对坦诚的前提下,取得有效的法律意见。

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司法管辖区,存在着两种主要的法律专业保密特权:

 

  • 法律咨询保密特权,和
  • 诉讼保密特权。 

 

法律咨询保密特权

法律咨询保密特权适用于法律背景下的咨询意见。由于它适用于与诉讼事项和非诉事项有关的文件和/或通信,因此保护范围比诉讼保密特权要广。这一特权涉及律师与客户之间为了提供或取得法律意见的目的而进行的保密通信,并且涵盖了构成一连串通信之组成部分的全部资料。在Three Rivers District Council v Bank of England (2005)案中,Scott法官确认,法律咨询关系到“客户在私法或公法下的权利、责任、义务或救济”。

 

法律咨询保密特权只适用于律师与客户之间的通信,不扩展至第三方。

 

 

诉讼保密特权

 

诉讼保密特权的保护对象是,出于现有的、未决的或合理预期的诉讼目的而产生的保密通信和/或文件,适用于客户与律师之间的保密通信,以及与第三方的通信。诉讼的性质必须是对抗性而不是调查性的。除非存在现有或未决的诉讼,否则为协助法律咨询而与第三方进行的通信不受特权保护。

 

 

法律专业保密特权的范围

 

法律专业保密特权归客户而非律师所有。律师有责任保护客户的这一特权。如果其在未获得客户知情同意的情况下,放弃了该特权,将违反其职责。

 

如果客户属于一家企业实体,则需要从一开始就仔细明确享有保密特权的客户团队。在英国法下,并非公司中的所有员工都会被视作享有特权的“客户”。客户将仅限于取得法律意见并直接与律师沟通的个人。

 

Three Rivers案中引发争议的判决给了“客户”一个狭隘的定义,认定保密特权不扩展适用于整个企业实体。最近的RBS Rights Issue Litigation (2016)案,对上述狭隘定义做出了进一步确认,法院认定,客户银行的某些员工不属于受法律专业保密特权保护的客户。客户只包括获授权向律师寻求并获得法律意见的员工,法律咨询保密特权不扩展适用于员工和前员工向律师提供的、或为了提交给律师而提供的信息。

 

法院认定,作为银行对被指控的、与伦敦银行同业拆息有关的金融不当行为开展内部调查的一部分,银行和外部律师查问的记录不属于法律咨询保密特权的保护范围。在英国法下,按照法律专业保密特权的原则,律师的工作底稿受特权保护,前提是披露该等底稿将向接收者展示所提供的法律意见的内容。但是,该案中的事实证据无法充分证明,内部记录可能向苏格兰皇家银行展示所提供的法律意见。

 

由此看来,目前英国法的规定与美国法院在Upjohn案中的判决有所差异。在Upjohn案中,法院认定保密特权适用于较低级别的员工。但我们注意到,在该案中,法院赋予特权是基于特定事实的。对案件更为详尽的描述,请参见上月有关美国法保密特权的文章。

 

因此,员工提交并发送给公司律师的文件并非全部可获得特权保护。律师委托函中,“客户”的定义应当明确为将要寻求和获得法律意见的主要个人,但也应当足以涵盖人员变动的情况。

 

在英国法下,保密特权适用于外部律师和内部律师以律师身份提供的意见。但是,在欧盟法下,按照Akzo Nobel Chemicals Ltd v European Commission (2010)一案中的判决,内部律师提供的意见将不受特权保护,因此可以在欧盟委员会的任何反垄断调查中予以披露。

 

尽管内部律师在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法律程序中受到保密特权的保护,但保护范围相对狭隘。该特权只适用于内部律师进行的、与其法律职能相关的通信。因此,谨慎的做法是,内部律师应当将包含法律意见的文件与只涉及商业或管理职能的文件分开。

 

同样需牢记的是,在法国等某些大陆法系国家,内部律师与其所属的企业实体之间的通信和/或往来文件可能并不受保密特权保护。

 

法律专业保密特权只适用于客户与律师之间的通信,而并不适用于其他专业顾问提供的法律意见。在R (Prudential PLC) v Special Commissioner of Income Tax & Another (2013)案中,法院认定,会计师提供的税务意见可以披露给HM Revenue & Customs。

 

 

法律专业保密特权是如何起作用的?

 

法律专业保密特权保护着适用的口头或书面证据,使其可免于提交给第三方或法院。

 

一旦确定保密特权存在,即产生拒绝披露文件的绝对权利,且无法请求法院行使任何自由裁量权。

 

不得因一方当事人合法地主张法律专业保密特权,而对其做出任何不利推定。

 

诉讼中,诉讼当事人有权使保密特权保护的文件免受审查,但根据《民事诉讼规则》,其仍有义务列明该等文件。

 

 

如何放弃法律专业保密特权?

 

放弃保密特权有几种办法:向法院出示受特权保护的资料,或使资料丧失保密性,或明示或默示地放弃特权。弃权既可以是全部弃权,也可以是部分弃权。

 

一方当事人可以决定,明确放弃对某一文件或部分文件的保密特权,如果这样做有助于其主张的话。但是,放弃保密特权应当在深思熟虑后作出,原因是弃权可能导致其有义务披露整个文件或受特权保护的其他相关文件,这被称为“附带弃权”。这样规定是为了保证法院了解“全貌”,同时避免当事人“择优而取”的情况。

 

当客户不慎放弃了法律专业保密特权时,构成默示放弃。受保密特权保护的文件,如果不再具有保密性,则无法继续成为保密特权主张的对象。保密性是法律专业保密特权存在的先决条件。如果根据法院的判读,通信进入了“公有领域”,那么将丧失保密特权。

 

如果文件的披露对象只是数量有限的第三方,且披露时附带的明确条件是对该文件继续保密,则不一定会丧失保密特权。

 

对于文件的披露,《民事诉讼规则》规定,一方当事人可审查宣誓书、证人陈述书或专家报告中提及的文件,除非所提及的文件构成专家所收到的指示的一部分。专家因此须明确说明其专家报告中关于其所收到的指示的实质内容。

 

 

维护和保护法律专业保密特权的技巧

 

  • 始终对所有受特权保护的文件/通信保密。
  • 在寻求法律意见时,在通信中应当写明保密特权,且该法律意见的传阅应受到限制。
  • 商业意见应当与法律意见分开写入文件,原因是商业意见可能影响整个文件(例如董事会纪要)受特权保护的状态。
  • 文件应适当标注,例如,其“不影响权益”或“保密并受法律特权保护”,而且对于受特权保护的文件,应使用单独的归档系统。
  • 第三方应当由律师的委托,且相关通信应当只以保密方式进行。
  • 对于涉及多个司法管辖区的问题,需由当地律师提供保密特权方面的意见,例如,在一个司法管辖区进行披露,可能导致在另一司法管辖区丧失保密特权。
  • 在进行内部调查时,听取相关意见,以尽可能地确保法律专业保密特权受到保护。

Kingsley Napley LLP是一家国际公认的律师事务所,总部位于伦敦中心区,在商业和私人生活的各个领域均拥有法律专长。

 

如您对本期Gard Insight专栏文章有任何问题或意见,可发送邮件给Gard编辑部。我们随时乐意考虑读者建议的主题。如您对以后的文章有任何建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