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this article:  

航运界内几乎所有领域面临的严峻市场环境,为审查北欧海事保险纲要下租金损失保险的部分基本要素提供了有效背景。

简介

租金损失保险有一个比它的名字听起来更广泛的内涵,它既包括了传统意义上的租金,也包括运费损失和因时间损失直接导致的任何形式的收入损失。它的首要角色是作为风险管理工具、保护现金流,同时它也经常为银行所要求,以确保船东在发生船舶失去收入的意外时能满足贷款还款要求。

 

两项关键前提

Ÿ   时间损失必须是因原则上由相关船体和机械险承保的损害所致,或因北欧海事保险纲要(“纲要”)第16-1条提及的四种特殊情形之一所导致。

Ÿ   被保险人必须证明时间损失造成了实际收入损失。

 

与船体和机械险的关系

基本原则是,若某种损害在纲要条款下可以得到赔偿,则租金损失保险将作出赔付。如果船体和机械险以纲要以外的条件作为保险条件,且该等条件已为租金损失保险人书面表示接受,则基本船体损害和租金损失的可赔付性将由该等条件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在其他所有方面,保险均按纲要的条件执行。以损失发生时间为例,对于索赔适用哪份保单,租金损失保险人不受船体和机械险理算的约束。例如,如果基于英国条款的船体和机械险理算将索赔分摊到自最近一次进干坞以来生效的所有保单下,那么根据纲要中关于损失时间的条款,租金损失索赔可能被视为百分之百归于最后一份保单。如果被保险人希望保持各份保单下关于损失发生时间的规定的一致性,那么就必须在租金损失险保单条款中特别约定。

 

保护实质收入损失

被保险人须对保险标的享有经济利益,系所有财产险的基本前提。无论是从资本还是从收入来源的意义上说,船东显然都对其船舶享有经济利益。然而,式微的航运市场和与之相应的船舶大量闲置和拆解可以证明,被保险人在遭遇损害时寻求租金损失险下的赔付颇为不易。

 

拆船航程

一方面,一艘驶向拆船厂的船舶显然已经不再具备作为常规收入来源的价值,其唯一的经济利益仅为船舶残值减去成本。如果船舶在抵达拆船厂前受到损害且需要临时修理才能完成航程,这种时间损失并不会导致被保险人产生任何收入损失。事实上,一旦拆船航程确定且船舶将来不再产生收入,即应当取消全部租金损失保单。

 

待命

另一方面,在低迷但仍有活力的市场背景下,亦即相似尺寸和规格的船舶常有租约订立的情形下,一艘在港外待命的船舶显然具有作为收入来源的价值。如果船舶因为修理目的而退出市场一段时间且因此遭受了损害,被保险人在租金损失保险下的索赔请求将会是有效的。

 

这种情形的证明门槛很低。纲要的评注表示,只要证明船舶存在被投入使用的合理机会即可。在实践中,这意味着,只要船舶处于活跃的市场,就无需再就损失作进一步证明。

 

闲置

从风险管理的角度上讲,闲置船舶是一个问题。任何船舶闲置的首要目的都是节约运营成本,包括保险费用。许多船东选择将租金损失险保单下的每日保险金额减至零,以此避付保险费,但纸面上仍保持保单的效力。对于不存在可预见前景的船舶,这基本上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即使发生损害,需要拆除和修理,也不会产生收入损失。不过,一旦市场有明确的上升迹象且在未来几个月就有机会重启船舶,船东应增加租金损失险保单下的每日保险金额来保护潜在的未来收入。如果一直放置不理至船舶开始新租约之日,那么如果前一周发生了事故,船东的风险就将处于无保险保护的状态,如此,最糟糕的情况是导致租约解除。

 

确定与约定

租金损失保单中,不论船舶是否在租约之下,确定和约定每日保险金额的附加条款,经常会造成混乱,实际上它不会改变由纲要的标准文本决定的保险内容。普遍存在一种误解认为这种条款可以解除“表明存在合理用船机会”这一要求,但实际上并不能。甚至,如果保单中并入了这种条款,以驶向拆船厂的船舶为例,其租金损失索赔就将无效。有趣的是,这种船舶处于或不处于租约之下的条款源于英国AB Stewart条款,若不存在这一条款,租约终止时,保单也将随之自动解除。

 

第二个普遍误解就是这种条款可使纲要第16-14条第二款关于保险期间届满后修理的规定无效。对于保险期间届满后产生的租金损失,赔付的基本原则是按与船舶实际收入相当的每日保险金额赔付,以约定的每日保险金额为限。这是十分必要的,毕竟如果市场费率在保险期间届满后发生大幅度波动,保险人或被保险人已没有变更每日保险金额的机制。不过,总保险金额仍是有效的,且如果市场费率相比于约定的每日保险金额有所跌落,保险期间当然也会随之延长。

 

总结

不景气的市场会对船东管理收入风险构成挑战。如果您不确定您在现在持有的保单下的状态,请与您通常联系的Gard联系人联系和讨论。

 

如您觉得本文有用且与您的情况相关,烦请抽出一秒钟的时间点击右上角的星号,对本文进行评价。

 

如您对本文有任何问题或意见,可发送邮件给Gard编辑部